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生命的通道散文随笔

给急救车让路,为生命留条生路,是对生命的尊重,是一个国家文明的标志,是一个社会和谐的条件,因为尊重生命是人类的基本行为准则,是生命进程中的伴随物,也是人类心理健康的一个重要体现。

现实中,我们有太多不给急救车让路的行为和与之不谐调的人和事。重庆晨报曾刊登的一则消息:高速公路上,重庆警车为一个三个月大的重病男婴开道,却因路途添堵,原本30分钟就能赶到医院,最终用了40分钟,孩子送到医院,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看过这则消息,沉重得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一方面是对孩子的离去感到惋惜,另一方面对世人的冷漠深感痛心。才三个月大的孩子,如果大家稍微拨动一下方向盘,让出一条道来,给孩子争取十分钟的时间,我想孩子多少会有些生存的希望。遗憾的是,大家并没有那样做。

北京120急救中心王雨竹医生在她的微博中记录了一个急救大夫对于社会车辆不给急救车让道的无奈:“现场到医院短短不到三公里的路,足足走了四十分钟,几乎无车避让,可悲,作为医生我为之惋惜。” 警笛声伴随着“请您让一让”的广播声,救护车还是走不动!车内所有人都急得汗滴如雨,虽然一刻不停地在抢救,但病人的生命迹象却一点一点地在消失。停滞不动的救护车上,王医生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在面前逝去。作为急救医生,她随救护车出车这么多年,遇到不给急救车让道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但是这一次,她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消失,心疼不已,她希望通过这件事,让所有人能够理解和认同急救医生的工作,都为社会公德尽一份力,为生命开辟一条通道。

不禁要问,人命关天之时,“生命通道”究竟在哪里?只是为危急的生命让出一条路来,如此低成本、积大善之举,为何娄娄遭遇冷漠?

交通拥堵成为急救中不能承受之痛,固然有城市道路负荷大,交通流量大的原因,但是,国民的避让无意识使得急救车在与死神赛跑时跛足缓行,却令人震惊而又耐人寻味。

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仅举两大连看癫痫挂什么科则,目的是呼吁全社会能够引起广泛的关注和讨论,为生命开辟通道。给生命让道,体现的不仅是我们对生命的敬畏,更彰显着一种民族精神。谁能无难事,给别人方便其实也是给自己方便,愿我们共同呵护生命,让生命道路畅通无阻。

生命是什么?一个既简单又很深奥很富有的问题。生命中的每一个日子都有美丽,每一处风景都值得我们好好。欣赏生命,是对生命的一种珍惜,一种尊重,真正领悟到生命真谛的人,会怀着一颗单纯而睿智的心,抚慰心灵,珍惜生命。

急救车频繁遭堵,也是中国一大特色,很多原本不应该消失的生命因为生命通道的不畅通而远离了我们。为此,社会上发起了“为救护车让行,为生命让道”的大讨论。看到这样的倡议,虽然无奈,但多少令人欣慰,在中国目前的情形下,至少起着一个很好的舆论导向作用,且传递着正能量。有一则宣传语这样写道:“这条生命通道不仅是给别人的,也是给我们自己的。如果我们现在不为这条生命通道的畅通做出努力,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因为这条生命通道的不通畅,而丧失最宝贵的东西。”

日常中,除了像120救护车外,还有消防车、工程救险车等,同样是关系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理应具有优先通行权。现实中经常看到警车、急救车、消防车全都遭遇了相同的情况,无车避让。对于为应急车辆让路,国家早有相关立法出台: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3条规定:救护车、警车、消防车、工程抢险车四类特种车辆,在执行紧急任务时拥有优先路权,包括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该让行。

既然有相关法律存在,又是什么让这些应急车辆在执行任务时如此举步维艰?是什么让众多驾驶员如此漠视他人的生命?是什么让法律形同虚设?我认为首先是国人有素质低下,其次是违法处罚力度不够、违法成本过低。

巍巍神州,孔孟之乡,受儒家文化熏陶几千年的中华民族最讲求的是“仁者爱人”,这也是孔子思想和儒家鄂州专治癫痫医院学说最高的道德理念。而今,城市越来越靓,生活越来越好,人们的道德却在滑坡,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和欺骗却越来越多,社会的信任危机或许比经济危机来的更加可怕。面对日益复杂的社会环境,大多数人选择了明哲保身,或者漠然视之。

国人的道德问题,并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更加是社会的问题,已经形成社会毒瘤。不过追根究底还是个人的道德没有得到提升,才会酿就成社会道德的大问题。所以社会的进步,并不是哪一个人或是哪一个机构做好了就行了,而是靠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来完成的。我们是生在长在文明古国与大国,我们就更加应该做个表率。

主动为急救车让道既是法律的规定,也是现代人应有的素质,更应成为我们的常识。因为急救车上极有可能就是重伤重症患者,刻不容缓。畅通无阻才能保证生命得到最快的救援。从这个意义上说,为急救车让道就是开辟“生命通道”,应该成为我们的本能选择。希望我们能将心比心。或许这次是别人需要救助,万一就是我们的亲友呢?下一次如果遇到我们自己呢?今天我们不给急救车让道,甚至违章停车,挤占“生命通道”,明天当我们的“生命通道”被别人挤占的时候,是否希望别人能让一让,是否悔不当初?为何非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后才懂得最基本的常识?

社会车辆拒不避让救护车等特种车辆已不是个案行为,几乎成了一种社会公害,如果仅仅是无关痛痒地发泄一通愤懑之情,或者展开一些毫无针对性的讨伐鞭挞,甚至开展一场珍惜生命的检讨和反思,而不实实在在地进行一下制度设计和措施制订,类似的惨痛事件与不断地谴责讨论会陷入恶性循环,在一波又一波热闹和平静过后会再次迎来同样的惨剧。

“生命通道”需要法律来划定和保驾,用法律为急救车及其他特种车辆“开道”。然而,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在这个问题上却规定得极为原则和笼统,缺乏可操作性,且处罚力度远远不够,也让相关各方都不知所措。法律虽然明确规定,救护车等特种车辆执行紧急任务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孩子抽搐和过敏有关系吗。但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机动车司机和行人却不知道该怎么让、往哪里让?

在“路德”尚未形成的情况下,用“路规、路法”强制避让或不失为一个可行之策。处罚仅是一种惩戒手段,最终还要靠市民自觉遵守交通安全法规,主动为急救车“让道”。而如何让人们自觉、主动地为急救车“让道”,将人们的爱心放飞车外,涵养人们的汽车文化值得深思。

在国外,给急救车让路是“铁律”。无论是德国“任何车辆听到救护车的警笛声都要尽力让出车道,即使发生交通意外”的规定,还是新加坡“拍摄到哪辆车不给急救车让路,就将受到重罚”之做法,都可借鉴。以此为借鉴,再拿出查酒驾的做法,加大对不给急救车辆让行车辆的处罚,或许能有效保证“生命通道”的有效通行。

让我们看看国外的相关法律为急救车生道是怎样规定的:德国:早在1982年,德国就成为全球首个立法“给应急车让路”的国家。如果驾驶员不让路,即使对急救车执行任务影响较轻,也要罚款至少20欧元;影响严重的,将可能面临坐牢的危险。

英国:法律规定,当应急车辆警报警灯启动时,所有道路上行驶的车辆必须避让,否则将可能会按危险驾驶罪被告上法庭。另外遇到不避让的车辆,应急车辆在情况紧急的状况下可以采取撞击的方式获得路权,应急车辆和被撞车辆的损失由被撞车辆驾驶员承担。

美国:交通法规规定,特种应急车辆尤其是救护车和消防车一旦启动警灯,道路上行驶的所有车辆必须立即停车并让路,等应急车辆驶离一段距离之后,其他车辆方可继续行驶。遇到没办法让路的情况,高速上它们会走紧急行车道或者路肩。如果没有路肩,这些车就借对面逆向车道一路开过去,这时候对面车道的车都要靠路边停下让路。如果不让路,将被告上法庭。

从各国针对应急车辆避让的法律来看,其惩罚力度都非常严厉。希望我们国家的相关政府部门借鉴国外的法律法规制定更加严厉的法律条文以保证应急车辆的路权,同时做到有法必青海看癫痫哪家医院靠谱依、执法必严。除了法律方面,驾车人的意识也是决定“生命通道”能否通畅的主要因素。而驾车人的意识是由内因和外因决定的。

主动为急救车让道是每个人应有的素质。但是,有一些人对急救车的鸣笛声充耳不闻,即使是道路宽阔可以让车,有的就是不让,甚至还有的故意放慢速度,以视对鸣笛声不满。此种行为不仅是不把急救车当回事,更在于对生命的冷漠。在扼腕逝去的生命、指责车主的麻木不仁、抱怨道路拥堵之余,我们还应该反思些什么?

普通车辆如何给救护车让路,折射的是路权如何分配的困惑,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汽车消费第一大国,必须确保制度供给跟上时代脚步。记得网上有一段 “实拍德国千余辆车自觉给急救车让道”的场面让许多人感到震撼。“给生命让路”不仅要依赖国民的道德和素质,目前更应把重点放在制度设计和生命通道畅通的具体措施制定上。当急救车生命通道堵塞,生命逼向死亡的尽头,出台相关法律制度约束车主按道行驶显得非常必要。

如何避让急救车,应从驾校开始学起。在有的发达国家的驾照考试题目中,对于“听见救护车警报声音,应怎么办?”的正确答案是“将车开到路边,直到确定救护车不在你的所行街道上为止”。而在我国的考试题目中,只有简单的一句“应当让行”。日本的驾校学车,驾校老师会教授学员避让紧急车辆的方法。

生命本身就是奇迹,大自然的奇迹,宇宙间存在的奇迹。每一个人从诞生到成长,整个过程,生命的本身就值得我们去欣赏。也许,每一个人个体,就是一处风景,不同的风景。

生命值得我们欣赏,热爱生命的人才会欣赏,欣赏大自然中的生命,欣赏天空下的生命,学会欣赏大地上的生命,学会欣赏人类,学会欣赏生命中的每一处风景。

只要我们善待一切生命,我们将会受到其他生命的善待。让我们热爱生命,敬畏生命,为生命让出一条道路,是我们这个社会每一个公民的责任。

© wx.uvqnq.com  古典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