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别担心我可以的作文

别担心我可以的作文

  抬头仰望天空骤然飞来一只疾驰的鹰,来时身披莽莽高云,去时刮起一阵劲猛狂风。直到老鹰远去我仍驻足远眺那被鹰划过的穹顶,不禁陷入沉思。

  思绪被拉回几年前的一天,妈妈指着远远的天空告诉我,老鹰的舞台是那常人遥不可及的高空,但是他们生来并不就是空中鸟瞰万物的王者。在老鹰还是雏鸟的时候,鹰妈妈会将自己的孩子一次次地踢下悬崖,若是奋力一击,还有回天之力,继续翱翔;若是犹豫惧怕,将葬身悬崖,粉身碎骨。我以为老鹰经历的历练便结束了,但是后来才知道老鹰在中年时期还要度过关乎命运的抉择:换喙。只有撞击上千次坚硬的石头原本变钝的喙才会破裂,长出新的坚硬的喙,才能迎来自己的重生。

  我明白了,老鹰之所以有撞碎旧喙的勇气,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就是天空中无可匹敌的王者,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而不担心过程的艰难;而鹰妈妈之所以有踢雏鹰下悬崖的勇气,在担心的背后更多的是希冀的支撑。相反,那肥胖的鸡原本是可以飞翔的,但是由于它们一代代都不相信自己有会飞的能力,担心自己会在空中折翅,所以翅膀逐渐退化,导致现在只能经历下蛋与被吃的命运,永远只能被鹰睥睨般俯视。

  目前社会有部分“操之过急”的家长,他们害怕自己的孩子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时代遭受打击,担心自己的孩子不可以独立面对社会的种种挑战,从而早早安排好孩子的人生,让他们活在自己提供的“保护区”,以为这样就可以抵抗社会的惊涛骇浪,自己的孩子在娇惯、宠爱、百依百顺下长大,习惯了享受和依赖,丧失独立成长的能力。他们会认为自己生活中的不如意都是别人造成的,而不会对身边的人有半点感激,成为社会上可耻的“巨婴”。

  著名的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一切都让给孩子,为了他牺牲一切,甚至牺牲自己的幸福,这是父母送给孩子最可怕的礼物了。”过多的担忧与保护真的就是孩子一生的避风港吗?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相信孩子的能力,孩子就更加否认自己,缺乏自信,进而留滞成一种久不可治的病态。就《傅雷家书》来说,我并不否认傅雷的用苦良心和傅聪对社会的造诣和其本身的优秀,但是傅雷在傅聪刚出国留学就已经明确地指引了傅聪未来应走的方向,甚至连婚姻、今后的生活、工作、对孩子的培养都已经安排得明明白白。在赞叹傅雷呕心沥血望子成龙的同时,我夹含着一丝不解,这样的教育值得商榷?

治癫痫最好的偏方有那些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其能,弗信,不知其才也。我们身为新时代的学生,未来也将成为社会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成长的路上难免遭遇坎坷、失意、艰辛、挫败,但更多的是收获成功的喜悦。还记得我五岁那年学会游泳,冬天跳入11度的冷水,泡在凉入骨髓的池水中,兴奋地笑了,我做到了;还记得父母第一次离开家,留下独自我一人在家,急得留下眼泪,但在父母的鼓励下最后成功做了几道虽其貌不扬但口味适中的家常菜;还记得第一次把作文投稿在中华公益小记者网站时,我心情忐忑不安没有把握,但最后却获得全国一等奖,并且登上杂志的惊喜;我还记得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我独自一人来到北京路去为十几个人的语艺社挑选礼物,母亲在电话里一直叮嘱我在店里待着,她来接我,我却固执地让她别担心,我可以的,我不需要爸爸妈妈为这点小事担心我,于是在这个滂泼大雨的雨天,我提着几十斤重的礼物,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了家……母亲笑着说,我确实有些担心你,但是我更加信任你,我一直都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人之所以能,是因为相信自己能。我定会从身边的点滴习惯开始,逐渐培养自信、自立、自强。若是社会上大多数青少年都可以做到这一点,相信社会也会变得更加自信与强大。

  在此,我想对爸爸妈妈说:“请相信我,不要担心我,给我时间与耐心,不要担心未来生活的压力会把我压垮,因为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我可以的!”

  夜里十一点,我抚着窗台向外望,长街黑暗无行人,三两只夏蝉用嘶哑的噪鸣抱怨着暑气。

  “赶紧睡吧孩子,我再帮你检查一下书包!身份证、准考证、铅笔......”

  “哎呀,妈,可以了,你都检查好几遍了,快去睡吧!”

  “我睡不下,你去睡吧,我再看看考场路线......”

  一夜无话......

  三小时前,妈妈目送我进入考场,此刻我坐在考场里,妈妈也一定在考场外守候,我想对妈妈说:妈妈,别担心,我可以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初中三年,我真正理解了这句话。

  初一下学期,我肺结核休学,妈妈辞去工作,在医院里彻夜陪伴我,三个多月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我病愈复学,体格更弱,妈妈每日汤水粥饭侍候我。我遵医嘱跑步锻炼,她就在我旁边陪跑,手里握着药瓶,小心监听着我的喘息。妈妈复工,白天上班,下班为我买癫痫病要检查什么食材做营养餐。三年寒暑,三年春秋,妈妈嘱咐我喝水,敦促我加衣。体育考试,她在场边警惕地看着我,目光贴着我。今天中考,昨晚她也一夜没睡。想起这些,我的眼泪就要下来。妈妈,您辛苦了!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可是作为父母,又有哪个能不追出来啊?一边追,一边在后面看,一边提醒你脚下的石头,提醒你前方的岔路,却顾不得自己脚掌磨出的水泡,手心磨出的老茧。

  多少年悉心照料,多少年青丝变白发,妈妈她用自己的年华换我的成长。如今我体格渐强,不再如当年体弱多病;如今我会煲汤做饭,会照顾自己;如今我刻苦努力,学习顺遂;如今我已长大......

  妈妈,谢谢您搀扶了我一路!接下来的事,请您别担心,我可以的!

  从早晨睁开眼睛那一刻起,麦格教授便一直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在我刷牙的时候推我走去冰箱那里;在我从冰箱里拿出牛奶时,又拱着我去书柜。终于,在我坐在餐桌上“呼噜噜”喝着妈妈刚煮好的粥时,他忍不住喊了出来:“喵~~!”

  麦格教授是我的五岁的大黑猫,今天是我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日子――中考。

  其实我自己并没有觉得今天有多特别,不过是又一个与同学,老师,纸和笔还有问题一起度过的日子。或者换句话说,我已经习惯了。从拥有清晰记忆的'那天起,我似乎已经准备好了这样度过我的前三分之一生。

  常有人说“最怕习惯一件事”,我同意这句话。除非那件事是你热爱的。

  学习便是我的热爱。这不是因为我现在身为一名学生,坐在中考的考场里,写着最后一道最关键的题。而是因为学习不止在课堂上。

  我向邻居李大妈学习给陌生人清晰指路;我向胡同口的马大爷学习在棋盘上见招拆招;我向还没上学的堂弟学习如何委婉地表达不高兴;我向麦格教授学习享受懒散的时光。

  我向街边树学习静立,向云中月学习隐忍,向晴天雨学习惊喜,向崖上鹰学习傲义。

  还没过完人生的前三分之一段,我已经学习了这么多,而你,又担心什么呢?

  但是我没有将这句话告诉麦格教授。

  他正坐在走廊上看我湖南癫痫病医院比较好换鞋,肚子上明明有的那撮白,此时好像都变成了紫色。眉骨高耸,还是变白了?又或者仅仅是磨光了毛?我背稳书包,踏出家门。在房门关上前,我回头看见了他棕色的,圆睁着的,几乎被黑色瞳孔充满了的大眼睛,那里闪着“等你回来”的光。

  嘿麦格教授,又恢复正常了。

  龙应台曾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只听这话不免有些伤感,今天我想站在孩子的角度回答一句:“别担心,我可以的。”

  还在襁褓里的牙牙学语的我们,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一切都是新鲜的。但是在爸爸妈妈眼里一切都是危险的,“宝宝,这不能吃!”“宝宝别摸那个,有细菌!”。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们就在这种快要溢出来的爱里接受着。

  慢慢地,宝宝长大了点,开始挣扎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要走走看啦。“宝宝,别瞎动,妈妈牵着你呀”“宝宝,小心小心,别摔着啦”,妈妈真爱我呀。但宝宝还是不断往外爬着,摔了好多跤之后主语成功的站起来了!如果要给这一刻做个纪念的话,应该是孩子自己走世界的第一步。

  第一次自己上学的时候,第一次自己做饭的时候,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小秘密的时候,当这种第一次越来越多的时候,妈妈对我说了这样的话:“你现在都不需要我了。”。当时我愣住,语塞,为自己没顾及到妈妈的感受而内疚。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我越来越懂事,越来越独立,妈妈不是为我高兴和骄傲,而是失落呢?

  知道看到龙应台的话,才有些明白过来。但是宝宝也总有一天会长大成大人,需要自己独立地去面对这个世界,这一切并不可逆。在背后默默注视着我们的父母,看着一步步向前的孩子,有欣喜,也有些落寞,在所难免。我们作为子女,对于父母的这种失落,不必停下脚步,只需稍稍回头,“爸爸妈妈,别担心,我可以的。还有,我爱你们!”

  右手拇指与食指圈成圈,慢慢伸向高处,一颗星星嵌进圈里,一亮一亮地闪烁着。

  “爷爷,我摘到星星了,星星在我手心里了!”夏夜的小院里荡漾着童年的欢笑。

  “傻孩子,你怎么能摘到星星呢!该去睡觉了,快!”

  “可是,我真的摘到星星了!你看,你看!”

  我恋恋不舍地望向夜空,星星也在望着我,它们都像顽皮的孩子,和我一样。只是,我不知道,它们是郑州哪个医院比较好儿童癫痫否也会用手指把我圈成星星。

  那年,我三岁。

  晚自习,黑板上写着四个字:“我的理想”。教室里沙沙的笔声,我低着头,奋笔疾书,窗外的星空又映在我面前的纸页上。

  “摘星星?你的理想,摘―星―星?!”

  老师的声音刺破了夜晚的寂静,在教室里掀起一阵笑浪。我难堪地坐着,落在我肩上的不是星光,而是周围人嘲笑的目光。

  窗外的天空,寥落的星星……那年,我十三岁。

  高考后,我坐在屋里,灯光昏黄地摇曳着。

  “爸,我想报天文系。”我在练习纸上又画着星星,声音低了下去,“我喜欢那些星星……”

  “什么?天文系?”爸爸大惊失色,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一只大手把我纸上的星星揉成一团。“现在,都是报金融,读经济的。读什么天文呐!”

  “可是,我真的想摘星星。”我站了起来,望向夜空,那些星星还在。

  夏夜的风吹着。高考志愿表上,无奈地填上经济专业,画满星星的纸页碎在纸篓。

  那年,我十八岁。

  “选择你的星星,来我们天文系吧。”导师注视着我,轻轻地说。

  导师的手,指向了天空。

  我也伸出自己的右手,拇指与食指圈成圈,慢慢伸向高处。很快,一颗星星真的嵌进圈里,一亮一亮地闪烁着。

  原来,星星一直没有离开。它就挂在我的天空,挂在我的心里。我想起爷爷的胡须,老师的眼睛,父亲的脊背。我又想起布满夜空的星星,写在作文本上的星星,画在草稿纸上的星星,还有圈在我手心里的星星……

  “努力,你也能成为一颗星星。”导师的眼睛像星星。

  “努力,我也能成为一颗星星。”我的眼睛也像星星。

  繁星满天,星光照亮了整个夜晚。我坚定地站在大地上,向每一颗星星许诺:别担心,我,可以的。

  星星,你听到了吗?

【别担心我可以的作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wx.uvqnq.com  古典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