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姚美雄:我国人口红利将于2020年左右消失-

  作者:姚美雄

  人口红利在我国经济崛起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当前人口红利开始衰减,已处于末梢期。随着人口红利消失,并快速进入严重的人口负债,这将制约社会经济发展,并将导致我国未来面临经济大幅度滑坡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及存在难以实现十八大提出的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三重风险,将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带来重大挑战。

  我国人口红利将于2020年左右消失

  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开启了人口红利期并延续至今,有力推动了我国经济增长。据测算,改革开放以来,人口红利对我国GDP增长的贡献率为27%左右。这个数字与上世纪60年代的日本和70年代的韩国基本相当。毋庸置疑,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使我国成为了全球工业品生产制造基地和世界工厂,人口红利在我国经济崛起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然而,伴随近年来,用工成本刚性快速上涨,用工荒和招工难现象从局部扩至全局、从周期性变为长期性,引发了社会各届对我国人口红利是否已消失、何时消失的关注。

  界对人口红利概念没有异议,但对我国人口红利是否消失、何时消失分歧较大。有观点认为,我国人口红利已于2012年消失,也有将于2013年和2015年消失的观点;另有观点认为,我国人口红利将于2030年才消失。

  要弄清我国人口红利何时消失,关键是要把握人口红利本质。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人口转变的过程中, 会逐渐形成一个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人口年龄结构, 在一段时期中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占较大比重,人口负担系数比较低的局面;总人口中“中间大、两头小”的结构使得劳动力供给充足, 而且人口的社会负担相对较轻, 对社会经济发展十分有利,劳动人口的不断增加可以有更多储蓄并转化为资本。又将这样的黄金时期称为“人口红利期”。

  把握人口红利关键是要把握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看抚养比高低,另一方面是看劳动力供给是否充分。我国总抚养比由1982年62.6 %,下降到到2010年最低的34.2%,到2012年回升到34.9%。目前仍处于较低水平,人口的社会负担较轻;2012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 9.37亿,比上年下降345万人,首次呈现负增长,比重同比上年下降了0.6个百分点,连续2年下降,为69.2%。说明尽管劳动力已发生了趋势性的变化,但目前劳动力供给依然比较充足,对社会经济发展十分有利。在人口的社会负担较轻且劳动力依然供给充足情况下,说我国人口红利已消失,或将于近期消失,这种观点难以成立。

  但是,随着我国少子化加剧、老龄化趋势加快,劳动力人口总体情况确实已经发生了趋势性的变化。2012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首次呈现负增长,比重连续2年下降,可以基本判断我国劳动力癫痫失神发作的治疗供给高峰已经产生并出现拐点,表明“刘易斯拐点”已到来。劳动力供给短缺已拉开序幕,今后我国企业用工成本的优势将不复存在。我国总抚养比于2010年到达最低后,开始逐步回升,结合人口和劳动力变动新趋势,可以基本判断我国人口红利已于2010年出现拐点,开始衰减,目前已处于人口红利末梢期。

  计划生育对我国人口红利而言是把双面刃,一方面由于计划生育的实施使少儿人口大幅下降,带来了少儿抚养比的大幅度下降,造成了总抚养比快速下降,以及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的上升,开启了人口红利期。另一方面,由于过严生育政策的长期实施,使少儿人口过度大幅下降,必然导致未来的劳动力供给总量减少,从而造成人口红利期缩短,以及引发将来严重的人口负债危机。

  2021年之后,我国将爆发劳动力危机。随着1982年后的0~14岁人口大幅减少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第三次人口高峰出生劳动力陆续退出,劳动力供给将急剧下降,我国将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问题。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进行推算,15 ~59岁劳动年龄人口,2021年将比2010年减少1000万人,到2025年,减少将扩大到4400万人。其中20 ~34岁的青年劳动力,这是劳动力的主力军、生力军,2021年将比上年减少840万人,2022年至2025年4年间,每年将净减1100万人以上,到2025年将比2010年减少8000万人,到2030年减少将扩大到1.04亿人、下降幅度达32%、总量只有2.21亿人。与此同时,老年人口将大幅上升,带来了老年抚养比的大幅度上升,造成了总抚养比快速上升。这将导致我国人口红利于2020年左右枯竭。

  此外,我国人口红利将于2030年才消失观点也不成立。2021年之后,总抚养比将上升到较高水平,劳动力短缺处于非常严重状态,不仅人口红利已消失,而且还将处于严重的人口负债。

  后人口红利期我国发展将面临严峻挑战

  与人口红利相对应的是人口负债,同其它国家人口平稳变动不同,我国人口红利消失是人口结构急剧变化的产物,是人为干预的结果。在2020年左右,人口红利消失之后,我国将快速进入人口负债。

  人口负债对我国社会发展影响将是全方位的,将深刻影响我国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削弱经济发展动力,制约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一是加剧劳动力失衡矛盾。一方面,由于良好的投资环境及庞大的内需市场,我国的全球工业品生产制造基地和世界工厂地位不会动摇,导致未来我国对劳动力需求依然强劲。另一方面,2021年之后劳动力供给将急剧下降。届时我国将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问题。招工难将成为社会一个严重的问题,许多单位尤其是企业将面临着无工可招的窘境,将促使工资大幅上升、产业竞争力急剧下降,从而制约经济增长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二是弱癫痫的病因是什么?化社会创新能力,降低社会劳动生产率。青年人口急剧减少,将减少创新人才总量,严重弱化社会创新能力。三是降低消费能力,影响内需。四是 老龄化提速、严重未富先老,社会养老面临空前压力。此外,还会造成社会总储蓄下降已及引发房地产泡沫提前破灭等。

  作为发展中大国,大量增加劳动力投入依然是推动我国经济增长重要因素。人口负债导致未来劳动力供应量的急剧下降,造成我国在现代化进程推进中,过早丧失了劳动力比较优势。在全球化背景下,届时我国既无发达国家的技术优势和资本优势,又无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劳动力优势,在全面小康社会建成之后,我国将遇到改革开放以后最严峻的社会经济发展危机,届时我国将面临着经济大幅度滑坡的风险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双重风险。

  人口再生产是社会再生产的必要条件。至今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人口结构处于少子化情形下能由中等收入演变成发达经济体。发达国家出现少子化现象,普遍是在进入发达经济体后,由于社会保障水平提升和观念改变,导致生育意愿降低才产生。当前我国人口结构已严重失调,处于严重少子化水平,并有向超少子化演变趋势。我国0―1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只有16.5%,大大低于世界的27%平均水平,不仅远低于金砖国家印度的32.0%、南非的 32.0% 、巴西的28.0%,甚至比美、英、法等发达国家水平还低,美、英、法分别为20.0%、18.0% 18.0%。因此,从人口角度上看,实现十八大提出“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 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战略目标将面临极其严峻的挑战。如果我国人口发展战略和政策不及时作出重大战略性调整,促进人口结构由严重少子化水平向正常水平回升,这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将面临着存在难以实现的风险。

  对于十八大提出的“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虽然目前我国发展遇到产能过剩严重、出口导向难以持续、投资消费失衡、创新能力不足、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过大、贫富差距拉大、城乡差别扩大和社会矛盾增多等一系列困难和问题。但是,由于我国尚处于人口红利末梢期,还有较丰富的劳动力供给,具有良好的投资环境及庞大的内需市场,世界工厂地位不会动摇,以及每年有六、七百万大学毕业生,15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九年以上等良好条件。此外,服务业发展滞后、城镇化水平低及市场化程度不高,这些既是差距也是潜力所在。今后,我国服务业化、城镇化及市场化具有较大提升空间,将有效推动我国发展。我国有能力、有信心实现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在全球化背景下,国外某些学者唱衰中国不是认识不足就是别有用心。当然,对于在全面小康社会建成之后,我国将遇到的战略风险,全社会要高度警觉。

  为规避我国未来因人口结构严重失调而引发的经济大幅度滑坡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双重风险长沙治疗癫痫病医院,戳进来,顺利实现十八大提出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全方位推进改革发展。

  一是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程。改革是发展的直接动力、是发展的力量之源。当前改革进入了“深水区”和“攻坚区”,改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面对即将来临的巨大风险挑战,全社会要形成加快改革的共识。历史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已经等不起、耗不起,要珍惜把握现在到2020年间这段人口红利末梢期的战略机遇期,扎实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加快改革、加大改革力度,攻坚克难,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激发和凝聚社会创造力,释放各种发展潜力,大幅度提高要素生产率。

  二是立即全面放开二胎、确保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改革是全民共同大事,要最广泛地形成改革共识,包括既得利益者,从人口改革入手破局是一个较佳选择。发展为了人、发展依靠人,人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首要因素。人口政策调整是一项事关全局的重大改革,不仅关系到当代发展,更关系着民族的未来前途和命运。当前推出其受益面最广,改革成本又较低,能聚民心、唤民意,能有效调动大众的改革热情,有助于推动其他各项改革。把握人口问题,不仅要看人口总量,关键要看人口结构是否合理。作为刚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发展中大国,我国合理的人口结构水平应该是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处于20%~23%的正常水平。目前,我国人口结构处于严重少子化水平,远低于正常水平。因此,我国人口发展战略目标任务应是尽快促进生育率和生育量回升、促使0~14岁人口所占比重由现在的16.5%的严重少子化水平向20%左右的正常水平回升,构建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人口结构,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的人口发展空间,确保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确保第二个一百年战略目标实现。

  当前,要抓住老百姓尚有一定生育意愿及还有较多妇女处于育龄期这一时机,及时对人口政策作出战略性调整。对人口政策改革,当前主流观点有两种思路:一是全面放开二胎,二是放开单独生二胎。笔者认为,应审时度势、果断决策,破除利益固化藩篱,立即全面放开二胎。独生子女政策已完成其历史使命,继续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对家庭和社会都是一种风险。生育并培养两个孩子是老百姓的愿望和合理诉求,已经没有理由和必要要求老百姓继续做出牺牲和奉献。放开二胎也是计划生育,当前放开二胎的时机和条件都已具备。仅靠单独生二胎政策调整还难以有效促进人口结构回升到正常水平,并与权益公平、机会公平及规则公平原则相左,也与百姓的期望相背。目前,随着养育子女的成本大幅提升及生育观念的改变,人们生育意愿已大大降低。以及后备育龄妇女急剧减少,2010年,0~9岁女孩只有6600万人,比20~29岁妇女少了近一半,将使未来人口再生产能力急剧下降。如果错过了当前放开二胎最后较佳时机,即使以癫痫症状的治疗后鼓励生育,提高了生育率水平,由于育龄妇女急剧减少,也将于事无补,难以促进人口结构回升到正常水平,这将导致存在难以实现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大风险。

  人口红利是人口结构长期演变的产物,具有不可逆特征。人口再生产周期长,当前,立即全面放开二胎,也无法阻挡人口红利的消失,只是减轻2021年之后人口负债程度,弥补未来劳动力短缺缺口,缓解2030年之后劳动力短缺程度,为实现第二个一百年战略目标提供必要的劳动力和人才支撑。如果贻误良机,将加重2021年之后的人口负债,将深刻影响第二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实现。

  三是加快转方式、调结构、促转型,推动由制造大国向服务大国转变。当前,随着少子化日益严重,人口红利衰减,劳动力短缺已拉开序幕,传统依靠劳动力扩张的粗放型发展模式走到尽头,已难以为继。要加快调结构,促进产业升级。促进产业结构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转变,减少对廉价劳动力的依赖。要下大力气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彻底改变唯GDP观念和考核机制,坚定走可持续发展道路,选择资源能源消耗少发展路径,进一步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提高资源承载尽可能多人口的能力。要把加快服务业发展作为我国今后经济发展的战略发展方向,大力推动由出口导向、投资拉动的以制造业为中心的粗放型增长方式,向以内需为主、消费拉动、创新驱动的以服务业为中心的集约型发展方式转变,在保持制造大国优势的同时,推动我国由制造大国向服务大国转变。

  四是强化人力资源投入、构建依靠创新谋发展的体制机制。随着人口红利衰减和紧接着人口负债的来临,劳动力减少已不可逆转,提高劳动力的质量显得尤为重要。当前知识和人才已成为社会发展和竞争的决定性因素,要积极构建依靠创新谋发展的体制机制、营造依靠创新谋发展的良好社会氛围。在人才培养上,要有全球视野和超前的战略思维,国家要舍得投入,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要把人力资本投资摆上优先发展战略地位,实施必要的倾斜政策,公共财政要切实加大对人力资本投入力度。教育公正是社会公正的基础。虽然近年来,就业市场呈现大学生就业难与企业招工难并存格局,今后几年还将存在大学生就业难问题。但是,要坚定继续推进大学大众化进程。同时,要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要尽快把义务教育扩展到职业技术教育和高中教育。特别是要强化对农民工的义务技能培训。通过全面提高劳动者素质,打造我国参与全球竞争的技术比较优势,提升人力资源利用效率,推动我国经济切实向内涵增长、创新驱动转变,获取新的发展动力。

  五是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加大财政投入力度,以增强公平性、适应流动性、保证可持续性为重点,坚持全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加快全面建成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切实大力推进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 wx.uvqnq.com  古典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