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搞笑小品剧本《明伦堂斗智》文学小说www.hlmsw.cn,张子燕

时间:公元一九二八年农历年关

地点:湘南宜章·伪县府衙门·明伦堂

人物:英姑,中共地下交通员

杨孝斌,伪县长

邝镜明,伪保安队员

团丁甲、乙

幕启,伪县衙明伦堂内,灯光幽暗,伪县长杨孝斌吸着水烟袋,双目微闭,优闲度步。

音乐起,画外音:一九二八年一月,朱德、陈毅率领“八一”起义部队桥装打扮进入敌人设防薄弱的宜章境内,设计智取宜章,以宜章“年关暴动”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暴动前夕”。

杨孝斌:(唱)  月黑风高年关到,

清静无为求自保;

口福艳福天天有,

左拥右抱乐逍遥。

邝镜明:(慌张跑上)姐夫!姐夫!姐……。

杨孝斌:(阴沉着脸)你是怎么搞的,我跟你讲了多少次了,公堂之上斯文点。

邝镜明:是,报告县长(学敬军礼)。

杨孝斌:你看你这蠢样子,手反了。

邝镜明:手反了?(把右手举到左边试了试)也不顺手啊。

杨孝斌:好了好了,没出息的土包子。

邝镜明:是!没出息。术后持续性癫痫的治疗(旁白)自己还不是个土包子。

杨孝斌:你在嘀咕什么?

邝镜明:我,我,我是说还没戴好帽子。

杨孝斌:你呀。有什么事?

邝镜明:表姐夫。

杨孝斌:(不高兴地)嗯?

邝镜明:哦,县长,县长,县长大人啊。

(唱)报,报,报告县长,

四乡的农民在造反,

南乡的刁民抢了粮食,

西乡的农会闹得慌,

还有那东乡更加乱,

一把火烧了张太爷的九间房。

杨孝斌:邝队长。

(唱)慌,慌,慌什么张,

你手中不是还有百把条枪?

封你个队长保平安,

四百团丁吃干饭。

一见有事你就想溜,

养兵千日今天全是大软蛋!

邝镜明:(抱怨地)县长啊,我这保安队是徒有虚名,号称四百人马,才一百二十来条破枪,每条枪五发子弹,打鸟都不够。

杨孝斌:哼!

(唱)不是说只要枪炮一响,

马上就有黄金万两。

你不是总借孝感羊羔疯医院口去清乡,

难道就没筹到一文军响?

邝镜明:真的没有啊,县长。

姐夫县长你听我讲,

老弟我是两手空空没说谎,

你看我四乡奔走冒风险,

直累得两眼充血脸发

黄。

杨孝斌:好小子,你还叫苦,这是对党国不忠!

邝镜明:不敢,王八蛋敢。嘿嘿,表姐夫,哦不,县长,发点军响吧,弟兄们……。

杨孝斌:发发发,发你的头!现在县上财力匮乏,哪来的钱?这样吧,再给你个政策,自己去办。

邝镜明:又有什么政策?多了不灵啊。

杨孝斌:蠢东西!过来。(与邝耳语)

邝镜明:嗯、嗯,高、高,实在是高!哎呀,姐夫,你老不是常去丽春院吗?那老鸨可是出了名的赖婆娘。

杨孝斌:多嘴,你这出了名的无赖会怕她。

邝镜明:哦,我知道了,上次你被她妈的推举的小桃红,害得染上花柳病,是要整她一下。好!姐夫,我帮你出气,捞她一把大的。

杨孝斌:(急忙捂住邝镜明的嘴,环顾四下有无人)放肆!本县会去那种地方吗?

邝镜明:(大笑)姐夫,现世道抓嫖的自己嫖,说的失去意识抽搐口吐白沫比唱得好。怕什么!

杨孝斌:公堂之上严肃点!

邝镜明:是,严肃点。姐夫,(讨好地)我知道,这点事,瞒上不瞒下,瞒老婆不瞒鸡婆,我明白。

杨孝斌:嗯,明白就好。

邝镜明:姐夫(做数钞票动作),这个……。

杨孝斌:(厌恶又无奈地掏出一叠钞票给)拿去!

邝镜明:谢谢姐夫,谢谢县长,愿你老人家——

(唱)家里帅旗高高挑,

外面彩旗随风飘;

上面升官又发财,

下面金枪永不倒。

杨孝斌:哈、哈、哈、哈……。

(唱)时来运转我当县长,

一手遮天把权揽,

借得斯文迷众眼,

既爱银子也好娇娘。

杨孝斌、邝镜明:(合唱) 众鸟云集把高枝抢,

一人得道亲朋沾光。

(两人大笑)

(团丁甲上)

团丁甲:报告县长!急件。

杨孝斌:呈上来。

(团丁甲呈信给杨,杨拆看,不禁喜形于色。)

杨孝斌:传我的令:明日掌灯时分湖北治癫痫可靠的医院,遍请各界绅士,设席明伦堂,恭迎贵宾,共商大事。

团丁甲:是。(下)

邝镜明:姐夫,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杨孝斌:是本县名门望族的胡五少爷胡少海写来的。他现在范石生的十六军一O四团任副团长。将于明天和一O四团的王楷团长率部来我县驻防,保防桑梓。在这共党作乱、刁民犯上的多事之秋,能有正规军来县驻防,能叫我不高兴吗?

邝镜明:(冷冷地)姐夫,小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啊。

杨孝斌:但说无妨。

邝镜明:我听说胡少海离家多年,曾经参加过北伐,还当了营长,这次突然带兵回来,还须详察。不要大意失荆州啊!

杨孝斌:胡五少爷是本县屈指可数的缙绅之后,哪有革自家命的道理?你不必多言。

邝镜明:姐夫。(杨不以为然)县长,共党妖言惑众,不少富家子弟受骗上当,不可大意!

杨孝斌:(怫然)邝队长,你的保安队徒有四百人马,自己清乡不力,是不

是怕胡五少爷抢了你的功啊?

邝镜明:姐夫,我可是尽心尽力的。

杨孝斌:如今年关在即,如果不劳胡五少爷的大驾,不知你邝队长能否保得住本县的身家性命,保得了本县平安过年啊?

© wx.uvqnq.com  古典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