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侠义香港哥哥抚平女孩胸前耻辱纪实

10 年前,湖南省永州市一位名叫王萍的15 岁的漂亮女孩被邻居一恶棍强暴,后又被该恶棍囚禁、蹂躏长达6年之久。为达到长期控制并霸占王萍的目的,丧心病狂的恶棍竟用缝衣针蘸着墨水把自己的姓名“张晓光”三个字刺在了她的双乳之间……王萍被解救后,2001 年7 月,张晓光因犯强奸罪、非法拘禁罪被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 年。

恶棍虽得到严惩,但刻在王萍身上的“耻辱”却难以去除,这使她一直无法走出那段噩梦般的阴影。当时,一位普通的香港青年偶然从媒体上得知王萍的遭遇后,感叹唏嘘之余,立即萌生了帮助这位可怜妹妹的想法。此后,经济并不宽余的他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拼命打工挣钱,并想方设法找到了王萍。

噩梦难醒,遭遇不幸的姑娘艰难自救

恶棍张晓光虽然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王萍的噩梦却没有因此而结束。当年,由于案件影响极为恶劣,当地媒体对此事进行了详细报道,街头巷尾不少人都把王萍的事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王萍都没有勇气走出家门。

王萍自小父母就离异了,她跟着妈妈过,妈妈是永州市一家化肥厂的普通员工,虽已到了退休年龄,可为了撑起这个家,不得不厚着脸皮缠着厂领导不愿退休,每天都顶着别人的风言风语去上班,然后急急忙忙赶回家来给王萍买菜做饭。

眼看着妈妈一天天地憔悴下去,王萍觉得很内疚,有好几次她都想自己出门去买菜,可每次一走到楼梯口,看到左邻右舍那些熟悉的面孔和说不清楚的眼神,她又吓得退回了家里。

半年后的一天,王萍妈妈在下班途中扭伤了脚,医生说要在家中静养半个月,在家闷了半年多的王萍终于第一次鼓足勇气走出了家门。

已有好久不敢洗澡的王萍想进澡堂好好洗个澡,当她来到公共澡堂脱下衣服时,才想起胸口上刻的字,可此时想遮掩已来不及了,站在她对面的一个女子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发出一声惊呼,那些正在洗澡的女人呼啦一下的全都围了过来,像看怪物一样对着她指指点点,吓得王萍赶紧穿上衣服,逃也似地回到了家里。听完女儿的哭诉,妈妈除了叹息还是叹息。最后,母女俩只好抱头哭成一团……

承德治癫痫病医院在哪 从那以后,王萍每天只能打一盆水在家里简单地擦洗一下。每一次擦身,胸口上那屈辱的烙印就要刺痛她一次,以至到了后来,她只能噙着眼泪死命闭紧双眼在身上胡乱地擦洗一下,仿佛只要一睁开眼,张晓光那个恶魔就会出现在面前。

要消除噩梦,就必须消除胸口上这天天都可以看到的耻辱印痕。后来,王萍在一张报纸上看到北京某医院可做去除文身的手术,她赶紧打电话询问,可对方说像她这种大面积(王萍胸口的文身超过42平方厘米)的文身清除手术至少需要两万元的费用。闻听此言,王萍的心冷到了冰点:家里仅靠妈妈一个月400多元的工资维持生活,连养家糊口都困难,更别说拿出这么一笔巨款了。但王萍不死心,她决定自己去打工,希望有一天能够攒够那笔昂贵的手术费。

然而由于王萍文化太低,根本就没有单位肯录用她。最后王萍只好在离家较远的一条街道上摆了一个水果摊。水果摊生意很差,有时一个月下来还不够她的生活费。更让王萍为难的是,由于她是无证经营,时常会被城管员撵得东躲西藏。

在这期间,有一个在银行当保安的男孩爱上了王萍,每天不论刮风下雨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过来陪她一起守摊。王萍也很喜欢这个细心的男孩,可最终,她还是狠心地拒绝了他,因为她不敢带着身上的“耻辱印记”去接受别人的爱。最后那个不明就里的男孩只好伤心地离开了。王萍为失去这段真爱哭了一个通宵。

情牵香港,侠义哥哥真情相助


就在王萍苦苦挣扎在生活的噩梦中时,在香港,她的遭遇却无时无刻不在牵扯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的心。今年26 岁的曾庆祥是香港新界一家印刷厂的普通员工,2001年9月的一天,当他从香港的一家报纸上无意中看到上面转载的王萍的故事后,善良的心一下子被震动了,多可怜的王萍呀!当时,他就有一种要马上去帮助王萍的冲动。可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认真地跟父母说出来后,同样也是印刷厂工人的父母当场就表示了反对。年近60 岁的父亲对他说:“社会上这种事太多了,你帮得过来吗?况且我们家并不宽裕。你还是少管闲事认真存点钱早日把老婆娶进家门吧!”听父亲这么一说,曾庆祥就不再说话了。但他一想到王萍该如何去面对未来的生活时,心里就难受得揪成了一团。<内蒙古专治癫癫病的医院哪个好/p>

曾庆祥从香港打电话到永州的“114”查询,希望能查到王萍的电话,可由于他的普通话实在太蹩脚,以至打了几次电话,话务小姐都没听懂他讲的是什么,这样电话费花了不少,但什么也没问出来。后来,他又托一个会讲普通话的朋友帮他咨询,这时“114”台才告诉他说查号台不提供私人电话查询业务。怎么办呢?曾庆祥决定给王萍写信。他花了3天时间,写了整整6页,然后按着报纸上提供的大概地址给王萍寄了出去,谁知却是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后来有好心的工友提醒他说,内地居民写的都是简体字,也许是他用繁体字写的信王萍不太认识。曾庆祥一想也对,可他自己又不会写简体字,于是就用繁体字写好信后,又找一个深圳的朋友帮忙全部译成了简体字,接着又用挂号给王萍寄了出去。这次的信寄出一个月后终于有了回音,可只是在寄出的那封信上多了一个永州当地邮政局签写的几个字:“地址不详,无法投递。”

收到退信后,曾庆祥彻夜难眠,他一闭眼仿佛就看见了王萍那无助的眼神。他决定请假去湖南永州寻找王萍,希望自己能给她带去一些安慰、鼓励和支持。他的一个在深圳打工的好朋友知道了他这个想法后,劝他说:“你现在既没钱,又没权,你拿什么去帮王萍呢?仅仅去看一眼又不能为她解决实际问题,说不定反而让她徒添伤感,再一次把她的伤口撕裂,你认为这恰当吗?”听朋友这样说,曾庆祥无奈地终止了行程。

从那以后,曾庆祥开始放弃打保龄球、玩电子游戏和射箭等业余爱好,每个月都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悄悄省出1500 港币存起来。2003年“非典”期间工厂放假,曾庆祥的收入减少了许多,但为了不影响为王萍存钱做手术的计划,他连每晚的夜宵也取消不吃了。他感觉王萍就像是他的亲妹妹,一天不帮她脱离苦海就一天也难以睡上个安稳觉。

当时,曾庆祥早已有一位名叫小桃的女友,当小桃无意间得知曾庆祥悄悄地存钱是为了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时,当场就气得哭了,斥责他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是个情场骗子,要和他分手。曾庆祥一急,忙去向小桃解释,同时还带去了刊载王萍遭遇的那份报纸。

曾庆祥所做的这一切,远在湖南永州的王萍一无所知。

2003 年6 月,曾庆局灶性癫痫影响智力吗祥终于攒够了2万元港币,他咨询了香港和深圳的一些医院,得知用这笔钱为王萍做文身清除手术足够了。于是,他开始着手正式寻找王萍。他先找到了香港当年转载王萍遭遇的那家报社,没得到任何线索后,就大胆地给湖南永州日报社的负责人写了一封信,恳切希望报社能帮助他找到王萍,完成他的心愿。永州日报社收到曾庆祥的信后,为他诚挚的善心所打动,先后派出了数位记者四处打探王萍的下落,一个月后,终于帮曾庆祥找到了王萍。

洗去耻辱,走出阴影重获新生

2003 年7 月,当王萍得知素昧平生的香港青年曾庆祥要资助她清除身上的文身时,一直生活在噩梦中的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从有了那段刻骨铭心的惨痛经历,王萍对男人都抱有很大的戒心,她在电话里坚持要曾庆祥说出他这么做的目的。原本就不善言辞,加之普通话又极不标准,曾庆祥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这让王萍更不放心了,于是一口回绝了他。虽然遭到拒绝,但曾庆祥没有气馁,他又把电话打到了永州日报社,恳请报社帮忙能让王萍相信自己的善意并接受资助。之后,曾庆祥又每隔一天给王萍打一个电话,耐心地陪她聊天,鼓励她安慰她。一个月下来,曾庆祥为此花去的长话费就超过了4000港币。功夫不负有心人,王萍跟妈妈终于被曾庆祥的诚意和爱心所感动,并最终相信了他,当初的怀疑也转变成了深深的感激。

曾庆祥高兴极了,2004 年5 月中旬,曾庆祥决定在深圳的北京大学深圳医院为王萍做文身清除手术。随后,他又把王萍及母亲来深圳的差旅费寄了过去。

2004年6月15 日,王萍和妈妈一起坐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临行前的几天,一想到这块烙在身上10年的耻辱印记终于要清除了,王萍激动得彻夜难眠,内心如翻江倒海般难以平静。曾庆祥是一个什么样的好人呢?他多大了,结婚了吗?自己见到他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好呢?王萍妈妈说,应该叫曾庆祥“恩人”,因为这个忙实在是帮得太大了。可王萍认为叫“恩人”太俗气。随后,妈妈说那就叫“先生”吧,可王萍又认为这样叫太客气了,根本无法表达出她对曾庆祥那种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最后,想到曾庆祥比自己大两岁,王萍决定叫他“哥哥”。妈妈一听,连说这个称呼好,既亲切又贴切,也最能代石家庄治疗癫痫专业医院哪家好表曾庆祥对王萍的这份爱心和感情。

6 月16 日上午,早就等候在深圳火车站出站口的曾庆祥接到了王萍和她的妈妈。尽管他们已在电话中有过无数次的联系,可真的面对面时,却又显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曾庆祥只是充满怜爱地拍了拍王萍的手,似乎一切语言都显得多余。而王萍也只是紧紧拉住曾庆祥的手喊了一声“哥哥”后,眼泪就如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哽咽得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手术定在6 月19 日进行,于是6月18日那天,曾庆祥就带着王萍去了深圳大梅沙海滩,他希望王萍看到大海以后,心情变得像大海一样宽广,也希望她能从此走向新的生活,人生的道路上春暖花开,不再有忧伤。两人赤着脚手牵着手在海边一起追波逐浪,堆沙戏水,真是不是兄妹胜似兄妹。此情此景,让王萍的妈妈感慨不已,泪水盈眶,她在心里不禁自言自语起来:“10年了,这可是王萍的第一次笑啊!”

6月19 日上午,曾庆祥在办好一切就医手续并交清了第一次手术需要的6900 元治疗费用后,带着王萍来到了北大深圳医院皮肤激光中心。在进手术室前,王萍脸色苍白有些紧张,曾庆祥握着她的手,不停地鼓励她,并说他会一直在门外守候着,等待她走出手术室。

中午12 点刚过,做完手术的王萍不顾医生要求她再休息一会的建议,坚持着下床走出了手术室。见到脸颊上还挂着泪珠的王萍,曾庆祥赶紧迎上去搀扶住了她。“哥哥,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就让我一辈子都做你的妹妹吧!”王萍动情地说。听说王萍的手术非常成功,曾庆祥也激动得眼含泪花,认真地对王萍点了点头……

因为曾庆祥要赶回香港去上班,临别之际,王萍激动得泣不成声,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依恋和感激之情。见此情景,曾庆祥一遍又一遍叮嘱王萍一定要注意休息,说等两个月再来深圳做第二次手术时,他要看到她更加灿烂的笑容。

2004 年8 月24 日,王萍在曾庆祥的资助下,成功地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王萍是不幸的,但她又是幸运的,因为她遇到了侠肝义胆的曾庆祥,同胞的关爱不但让她洗刷了肉体上的耻辱,也使她走出了心灵的阴影,让她重新拥有了面对未来的自信。

© wx.uvqnq.com  古典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