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万世巨星》经典影评10篇

  《万世巨星》是一部由诺曼·杰威森执导,泰德·尼利 / 卡尔·安德森 / 伊冯·埃利曼主演的一部剧情 / 历史 / 歌舞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万世巨星》影评(一):Can we start again, pls?

  实在很爱1973这版,以色列那荒瘠的背景,加重了历史感,也加了一份剧场与现实穿梭的错乱。

  没有盖世太保般的彼拉多,没有眩目的灯光舞美,却是更有深度更震撼人心的表演。

  演Mary的那个亚裔女人有一份温柔的力量,毫无肉欲之感。无论是她唱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还是Can we start again, please的时候,有那么一种感觉你就这么相信她了,想把自己的手伸向她。

  Hosanna里众人与耶稣的欢喜十分打动人;之后superstar的场景更是太经典,耶稣从一开始的惊讶与欣慰,逐渐变得阴沉和落寞,Ted Neeley的表现太出色了!!他时而忧郁时而坚定的眼神,单薄的身板,爆发时的尖叫,都让人好生怜惜啊。。

  呃,稍不注意就会写成吐槽2000那版的文,还是勒住吧。

  《万世巨星》影评(二):Jesus Christ Superstar

  好就没看电影了,基本上没有什么电影可以重燃我的热情了。在Youtube上看到《红磨坊》的剪辑,勾起了我对音乐剧的美好回忆,Webber的作品还有《万世巨星耶稣基督》没有看过,从网上知道有1973年版本和2000年的,其中1973年的也是大家广为熟知的那个版本,索性两个版本都拖了下来。

  老版相比新版更像一部电影,一群嬉皮士来到以色列在这个真实的地点拍摄了这部电影,而新版的就在一个舞台上更和其初始音乐剧的形态更相近些。新版的布景比新版华丽,老版的就像小成本B级片一样,里面的士兵拿着长矛穿着背心戴着亮闪闪的钢盔和新版那全身铠甲比起来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一样,反派教士站在脚手架上活像表演行为艺术的中国农民工。新版的耶稣比老版的帅可是有点世俗气没有耶稣的那种神圣的感觉,甚至新版耶稣在与玛丽对唱时我竟然看到了淫邪的气质,当然如果是故意这么表现的另当别论。新版的玛丽比老版的好看,似乎老版的玛丽扮演者是有亚裔血统还是印第安的,没有新版的略微龅牙的黑女孩好看。至于犹大,每次新版犹大在唱歌时我都在为他的声带担心,个人觉得声音条件不如旧版的。

  还是比较喜欢老版,比较忠实于圣经。新版的在我看来就是一群反政府武装在头领耶稣的带领下反抗暴政,可是耶稣对流血感到迷惑了,他倡导的其实是非暴力不合作,所以为了让世人觉醒他走上了十字架。还有一点让我喜欢旧版的就是舞蹈,毕竟在开阔的空间才能舞动开,看着好多的爆炸头随着圣地的风不断摆动感觉好像到了美国的神降会一样。最喜欢的是玛丽唱的那首歌,在整部比较迷狂的电影中舒缓的女声可以带来片刻的宁静,可以让感官稍微地休息一下。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老版的是嬉皮士风格新版的是朋克风,都是处于社会潮流前端的人群。一想到相同的音乐剧通过不同的演绎可以表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我就有点胡思乱想了,想象如果排一个中国版的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景。耶稣又会代表中国的哪一些人呢?似乎中国社会太乱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代表一代人的人群存在,不如让13个带三块表的拥护一个带四块表的反对一群不带表的,然后带四块表的被吊死在天安门上这个一定很有中国特色。

  《万世巨星》影评(三):《万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摇滚耶稣

  http://blog.trivialfilm.com/2013/10/jesus-christ-superstar.html

  万世巨星 Jesus Christ Superstar (1973)

  看本片是因为Glee在剧中翻唱了片中的歌曲"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

  本片是一部宗教电影,讲述耶稣在世上最后七天的事。主要内容是依据新约《圣经》的“约翰福音”、“路加福音”、“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编写的,所以剧情就不复述了。

  最近几年来,关于西方宗教的电影我已经看得不少了。但我还是搞不清楚天主教、基督教、新教等等宗教中的各个方面,诸如耶稣的诞生啊、教义啊、《圣经》对的意义啊,等等。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根本不感兴趣!因此本片故事我也就根本没有认真去看。不过从我大致了解的内容上来分析,本片主要内容与2004年的《耶稣受难记》是相同的——都是讲述耶稣死之前的故事,唯一的区别是本片有音乐。

  看这部电影,我主要是来听歌曲的,这可是Andrew Webber的作品。同时,还因为本片还是一部摇滚音乐剧,这让我更加有了兴趣。所以,我抱着这样的期待,看完了整部电影。看过之后,我只能用几个词来形容:好听、出色、优秀,它整体来说就是一部非常独特的音乐剧——毕竟音乐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我只能如此评价。此外,虽然音乐很好听,但它也不是完美的,其中有一些歌曲还是很普通的。当然这可以理解,一部音乐剧不可能所有歌曲都动听。

  电影拍摄上就很奇葩了。作为一部古代历史背景下的宗教电影,片中竟然出现了坦克、飞机、枪,以及如脱衣舞女之类各色五花八门的事物,真让看得很不习惯。此外,片中人物还都是嬉皮士打扮,这更与剧情无关。不过这一切也让表达了编导反传统的主旨,就像整部电影的剧情一样——本片并不是一部正统的音乐剧,而是要颠覆普通大众的内心,让他们接受另一个版本的“摇滚耶稣”。

  演员方面不多说了,这些主演们不是过气,就是始终都没红过。但是片中两个主演的演唱,即Glenn Carter的耶稣与Jérôme Pradon的犹大,却都是非常精彩的,尤其是Jérôme Pradon的高音很好听。片中唯一的女主演是Yvonne Elliman,一个有亚裔血统的美国人,唱过很红的“If I Can't Have You"。Yvonne Elliman的歌喉还可以,但相貌太普通了,甚至在亚洲面孔中都属于难看的了!她是怎么当上主角的呢?

  一下。这是一部相对于普通人来说比较另类的音乐剧,无论是从剧情还是拍摄上,不过它的音乐还是很好听的,原声带值得收藏。

  Yvonne Elliman

  序列:1160

  Jesus.Christ.Superstar.1973.720p.BluRay.X264-AMIABLE

  2013-10-21

  《万世巨星》影评(四):转一篇影评。全是剧透慎入。

  1971《万世巨星》 Jesus Christ Superstar

  剧名:万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

  首演年份:1971

  作曲者:安德鲁 洛伊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

  作词者:提姆莱斯(Tim Rice)

  洛伊韦伯的成名作品

  如果有人问起,在当今音乐剧的圈子里,谁是最成功的创作者?这个答案,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会毫不考虑的告诉你,是安德鲁洛伊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以下简称ALW)。也许他不是最伟大的,但绝对是最成功的,因为他的许多作品,尤其是「猫」(Cats)和「歌剧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都在世界各地创下了惊人的卖座纪录,其中的「猫」,更以连续上演了十九年,而成为百老汇到目前为止,有史以来最「长寿」的一出音乐剧。尽管他近几年来的几出新作反应不是那么理想,但人们仍然无法否定他的地位。而说到他的崛起,则是因为1971年的「万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

  提起ALW这个人,我们不得不用「天才」、「奇才」、甚至「鬼才」来形容。1948年三月二十二日,他出生在英国伦敦的一个音乐家庭里,父亲是伦敦音乐学院的校长,母亲则是钢琴教师。三岁,一般的孩子可能连话都还说不清楚,他却已经开始学小提琴了,后来又接受了钢琴和管乐的训练。小他三岁的弟弟朱利安洛伊韦伯(Julian Lloyd Webber)也一样从小习乐,后来也成了驰名乐坛的大提琴演奏家。ALW九岁那年,谱成了他的第一出音乐剧,由弟弟主演,用玩具城堡当布景,亲友则是观众。长大之后,他先后进入牛津大学和皇家音乐学院深造,但是后来休学了,原因竟然是因为他那音乐学院校长的父亲不希望过度僵化的学校教育污染了他天赋的才华!

  洛伊韦伯与提姆莱斯

  就读于牛津的期间,十七岁的ALW结识了擅长文字、热爱流行音乐的好友提姆莱斯(Tim Rice)。莱斯长他四岁,当时正在牛津攻读法律。两人志同道合、一见如故,很快就展开合作,莱斯作词、ALW谱曲,完成了两人合作的第一出音乐剧「像我们这样的人」(The Likes of Us)。或许是两人都还太年轻吧,这部作品并不成熟,也没有引起多少注意,不久他们便分道扬镳,ALW继续朝严肃音乐深造,而莱斯则放弃了法律系的学业,进入唱片界服务。不过,他们对音乐剧的理想和狂热并未就此打消。1968年,两人再度合作,为伦敦市一所男校的期末演出谱写了「约瑟与神奇的梦幻彩衣」(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这是根据圣经里面的故事改编而成的,虽然长度仅有二十分钟,但是观众的反应给了他们很大的鼓舞,因此他们决定继续合作。阜阳癫痫哪里治,还是这里靠谱而尽管这两人后来曾经因故数度分分合合,他们共同创作的几部作品却都成了经典,其中当然包括了「万世巨星」。

  创作缘起

  观众的热烈反应,使得ALW与莱斯决定把「约瑟」录制成一张概念专辑,而录音完成后,两人并没有立即着手策划新的作品。由于莱斯在流行歌坛人际关系良好,又善于玩「猜谜」的游戏,在获得不少大明星的首肯之后,他们打算筹划在伦敦创立一家「流行音乐博物馆」,在里面陈设一些著名歌手曾经使用过的物品。为了找寻财务上的支持,两人决定去找房地产大亨出身的娱乐名人赛夫顿麦尔斯(Sefton Myers)与他的制作搭档戴维蓝德(David Land)。在递送企画案的时候,ALW附上了「约瑟」的概念专辑。没想到,麦尔斯与蓝德对博物馆兴趣缺缺,却因为「约瑟」而看上了两人的创作才华,特别跟他们签下一纸为期三年的合约,鼓励他们继续创作。莱斯一直很希望以圣经故事里面的「犹大」跟「彼拉多」等人物作为题材写些东西,如今终于得到发挥的机会了。

  在获得麦尔斯与蓝德的合约之后不久,ALW与莱斯写出了一首「Superstar」,透过朋友的引荐,取得MCA唱片的支持,由英国摇滚歌手兼演员莫瑞海德(Murray Head)灌录成单曲,于1969年十一月下旬在英国推出,十天之后又接着在美国上市,立刻造成了轰动,尽管歌词的内容引起了不少保守人士的抨击、甚至有很多电台予以禁播,仍然在排行榜上拿到相当不错的成绩。在着手开始创作的同时,他们也跟来自澳洲的流行音乐大师,曾经捧红「比吉斯」(Bee Gees)等热门歌手与乐团的劳勃史提伍(Robert Stigwood)接洽,探询作品有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由于当时他们都还名不见经传,大师跟他们谈了二十分钟就送他们出门,要他们先把概念专辑完成再说。

  「Superstar」在美国拿到了第十四名,使得MCA唱片对「万世巨星」产生了高度的兴趣,因此同意进一步给他们支持,把这部作品灌录成两张一套的概念专辑。他们花了五个月的时间,以超出预算的六万五千元成本完成了录音。莫瑞海德担任「犹大」的角色,摇滚名团「深紫」(Deep Purple)的团员伊安吉兰(Ian Gillan)担任耶稣,其它参与录音的,还包括了担任「抹大拉的马利亚」角色的叶凤艾莉曼(Yvonne Elliman)等等。他们动员了八十五人编制的交响乐团、六个摇滚乐手、十一个主要的歌手、十六个合音歌手、三支合唱团、一台电子魔音琴,前后进行了六十次录音,甚至还特别到一所教堂里面去录制风琴的部分。录音完成之后,首先在伦敦推出,可惜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几个星期后,专辑于1970年十月底在美国上市,立刻造成了骚动,引发了比先前的「Superstar」单曲更大的争议,正反两面的声浪都有。在此之前,没有多少媒体对ALW与莱斯两人有兴趣,如今大家却开始抢着要访问他们了。两人飞往纽约,先前往MCA总部报到,在那里巧遇了劳勃史提伍。史提伍先前已经收到了专辑,印象深刻,但是他并不想跟他们讨论这套专辑,因为如今他有了更惊人的构想。

  史提伍派遣豪华礼车,把两人接到他在纽约的豪华住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告诉ALW与莱斯,必须要有心理准备,面对保守人士更强烈的抵制,可是,这并不见得不好,因为这样一来,「万世巨星」的知名度将更为高涨。他深深知道,这部作品即将疯狂畅销,而商业嗅觉敏锐的他,立刻有了灵感:假如把这部作品搬上百老汇音乐剧的舞台,势必造成轰动。他问这两个年轻人:假如他亲自出任这出戏的制作人,他们意下如何?

  对于史提伍的提议,ALW与莱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因为他们原本就很盼望能够在舞台上推出这部作品,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这出戏很大胆的从不一样的角度来叙述耶稣基督被送上十字架之前最后七天的故事,形容耶稣其实也是人,也有不完美的人性弱点,因此引来了宗教界以及保守人士的抗议和抨击。事实上,当初没有人肯担任制作、更没有人愿意投资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它的题材具有太强烈的争议性。不过,史提伍非常清楚,保守人士越是抵制,年轻人就越是喜爱,因此这出戏是大有可为的。1971年二月二十日,「万世巨星」的概念专辑夺下了「告示牌」专辑排行的冠军,更让他们肯定了这个构想。

  搬上百老汇与伦敦舞台

  劳勃史提伍取得了ALW与莱斯的信任,接下了「万世巨星」制作人的工作,不但跟这两个当时分别才二十三岁与二十七岁的年轻人签约,还把当初拉拔两人的戴维蓝德也网罗下来。本来他还有意想把赛夫顿麦尔斯也请来合作的,可惜麦尔斯刚刚病逝。而由于「万世巨星」的概念专辑在美国获得的反应远比英国要来得好,因此他们决定,这出戏先在百老汇推出会比较恰当。

  在他们展开筹备的同时,美国已经有不少团体打着「万世巨星」的旗号,在全美各地举行巡回演唱。史提伍一边追踪着那些「非法」的团体、试图禁止他们的演出,一边也组成了自己的班底,于1971年的七月,正式的在匹兹堡的「国民体育场」开始以演唱会的型态展开巡回。当然,毫不意外的,他们所到之处,不但获得了年轻人的喜爱,也引来了保守人士的各种抵制行动,其中包括了宗教团体和美国犹太人组织,因为他们认为这出戏把耶稣基督的死归罪于身为犹太人的犹大,跟事实并不符合。不过,制作团队并不在乎,他们坚持自己只是在表演一出戏,并没有刻意的强调剧情一定就是实情。

  他们展开了演员的公开遴选,每天一大早就有数不清的年轻人在门外大排长龙。基本上,遴选工作分为两种,一种是完全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上台表现,只要他们能够有耐心、抢到上台的机会。另外一种则仅限于演员工会的成员,或者是跟制作团队有点关系的人,才能参加。最后敲定的演员,包括了杰夫芬霍特(Jeff Fenholt)的耶稣、黑人演员班佛林(Ben Vereen)的犹大,以及原本在概念专辑中就担任「抹大拉的马利亚」与「彼拉多」的叶凤艾莉曼(Yvonne Elliman)与贝瑞丹能(Barry Dennen)。导演的人选方面,在原本敲定的那个人临时发生车祸后,改由曾经执导另外一出同样备受争议的摇滚音乐剧「毛发」(Hair)的汤姆欧霍根(Tom O'Horgan)接手。

  1971年的十月十二日,在第一场预演取消之后,「万世巨星」正式在百老汇马克海林格剧院登场,造成了预料中的轰动。而在剧院的门外,决心抵制的团体甚至还架起了路障,一面示威,一面劝说排队等待进场的观众不要进去,以免「亵渎神圣」。而尽管第二天各大媒体的剧评都不是很友善,场内观众的热情反应,却让ALW大为兴奋,因为观众们全体起立喝采,而这是一般首演之夜很少见的情形。随着这出戏的继续上演,他们从观众那里得来的回响,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例如有一次,叶凤艾莉曼接到一位女性观众的要求,请她到医院去探视一位罹患重病的女郎,因为她们坚信艾莉曼真的是「抹大拉的马利亚」化身,既然她的抚慰能够抒解「耶稣」的疲劳,她们相信只要她前去摸摸那个病人,也必定可以创造奇迹。出于善意之下,艾莉曼抽空前往,结果发现自己果真为那个原先已经绝望的病人重新燃起了求生的意志。

  1972年的八月九日,「万世巨星」由另外一批演员在伦敦西区的皇宫戏院推出,不过采用的方式却是比较小、也没有百老汇那么炫的格局。令人意外的是,原本对「万世巨星」概念专辑反应不是那么热烈的英国观众,却给了这出戏更热烈的支持。当百老汇的演出在720场之后下档,英国却继续上演,到了1978年的十月三日,它以2620场的成绩改写了纪录,超越「孤雏泪」(Oliver!),成为当时英国有史以来最「长寿」的音乐剧。

  登上大银幕

  商业眼光敏锐的劳勃史提伍,不但亲手把「万世巨星」推上舞台,更打定主意要把它拍成电影,来吸收世界各地对这部作品慕名已久的观众。首先,他和隶属于MCA旗下的环球电影公司谈好电影版的权利,接着开始物色适合的导演人选。他们找到的,是来自加拿大的诺曼裘伊逊(Norman Jewison)。出身电视界的裘伊逊,崛起于60年代,曾经以「恶夜追缉令」(In the Heat of the Night)夺下五座奥斯卡金像奖,当时刚刚拍完「屋上的提琴手」(Fiddler on the Roof),正在忙着最后的剪辑工作。他是在南斯拉夫拍摄「屋上提琴手」的时候,从贝瑞丹能那里拿到「万世巨星」概念专辑的,因为贝瑞丹能也参加了「屋上提琴手」的演出。

  裘伊逊起先感觉「万世巨星」稍嫌炫耀了一些,但是他也同时发现这部作品其实洋溢着单纯与真挚的美感,而当他注意到这套专辑竟没有任何一句用说出来的对白,却仍然可以把故事表现得如此突出,更是印象深刻。当时他就想,这部作品如果拍成一部完全只有音乐与歌曲、没有任何对白的电影,必定会是一种令人相当兴奋的创新。当他回到纽约,抽空前去观赏了「万世巨星」的百老汇演出,更觉得百老汇的制作太过于「人工化」,如果由他来负责,应该可以展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于是,在听说环球拥有「万世巨星」电影版权的时候,他就打电报给环球的老板,要求他们和史提伍是否可以考虑让他来出任导演。基于他过去几年的突出表现,在听过他的构想之后,环球与史提伍立即决定就由他来负责这个工作,同时与史提伍共同担任电影的制作人。

  获得这项工作之后,裘伊逊立刻决定,这部摇滚歌剧电影唯一最佳的拍摄地点,就是故事原本背景的以色列。他表示,银幕上展现的「万世巨星」,将与百老汇的舞台演出完全不同,它将以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独特原创风貌出现,而对于百老汇表现并不是完全满意的ALW与莱斯,将担任顾问,对电影的每一格画面亲自提出建议。这部电影将在以色列开拍的消息传出,立刻引来了不少以色列人的争议。在台拉维夫,「万世巨星」曾经以演唱会的型态演出过,虽然票房还算可以,但是基本上评论却不是很友善的。当他们听说裘伊逊将执导这部电影的时候,反对污蔑犹太人的组织对他提出了一些建议,希望他不要歪曲事实、或者是造成误导。裘伊逊答应,他会仔细的审视莱斯的脚本与歌词,必要的时候,他会予以修改,不过后来他却发现,久挥腥魏涡薷牡谋匾?

  尽药物治疗癫痫有哪些副作用管裘伊逊提出各种保证,反对的声浪仍然不断的从台拉维夫与耶路撒冷传来,希望这部电影不要开拍,以免揭开千百年前的旧疮疤。有好一阵子,甚至有消息传出,这部电影将改在西班牙进行拍摄的工作,但是最后环球电影公司还是宣布,这部电影将从1972年八月下旬起,在以色列的几个地方开始拍摄。至于演员的方面,由于某些个人的因素,最后决定由在洛杉矶舞台表现不错的泰德尼利(Ted Neeley)担任耶稣,舞台与歌唱双栖的新进黑人歌手卡尔安德森(Carl Anderson)饰演犹大,叶凤艾莉曼与贝瑞丹能继续担任原先的角色。

  在裘伊逊主导的剧本下,这部电影以一辆涂满嬉皮装饰的破旧巴士载着一群嬉皮打扮的年轻人来到以色列的沙漠开始,他们嘻嘻哈哈的换上戏服,开始演戏,有的戏服根本就是嬉皮的流行服装,有的则是跟一些古装的道具结合。裘伊逊根本没有打算「忠于史实」,在某些场景,甚至连现代的机关枪、坦克车、迷幻药与飞机都出现了,但是整体的视觉效果却充满了强烈的震撼,而到了最后,那些年轻人在演出了伤感的故事之后,神情疲惫而落寞的登上巴士离去,留下仍然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1973年的八月,「万世巨星」的电影版正式推出,虽然当时反对的声浪已经没有那么强,但同时也影响了电影的票房号召力,使得这部其实非常优秀的电影,卖座并没有预期的理想,不过没有人能够否定「万世巨星」在二十世纪演艺史上划时代的重要地位。多年以来,这出戏仍然持续不断的在各地推出上演。

  在我们正式开始介绍「万世巨星」的详细剧情之前,有些事情我必须先说清楚。第一,蒋爸虽然不是基督教或天主教的「教友」,却也还不至于想要「亵渎神圣」,这部作品是ALW与提姆莱斯三十年前藉以成名的经典,在现代音乐剧的历史上,非常的具有重要性与代表性,尽管曾经引起宗教界人士的争议,却无法改变它的地位,假如予以忽略,将对不起所有观念开放、喜爱音乐剧的朋友,所以我只是按照它的剧情予以介绍,那并不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因此如果有人觉得受到了冒犯,那不是我的本意,你可以选择离开,千万不要对蒋爸提出「批判」。事实上,蒋爸已经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在这里介绍的。我会犹豫了三、四年,最主要是因为我二十年前在广播节目中介绍这部作品时,曾经有超级「虔诚」的教友认为我侮辱了耶稣基督,不但来信攻击,甚至还宣称要跟我「拼命」。我想这是没有必要的,就让艺术归于艺术吧!

  通常,在介绍每一部音乐剧作品的时候,我都会列明作品的词曲作者、以及编剧者都是哪些人。但是,您可能会发现,在「万世巨星」这部作品的前面,我并没有列上「编剧者」的姓名,因为这出戏并没有任何的对白,完全以音乐与歌曲组成,它根本就是没有剧本的,而作词者提姆莱斯本人向来不太喜欢「编剧」,在可能的情况下,他都宁愿选择只用歌曲来表达故事的方式。正因为「没有剧本」,所以这出戏在舞台或银幕上演的时候,虽然看起来好像是有「剧情」、有「剧本」的,其实在视觉上所呈现的安排,通常都必须靠导演来赋予一个「概念」。于是,在过去这几十年来,各地舞台与大银幕和荧光幕上面所出现的这出戏,就往往因为导演的不同,而有着各种大异其趣的表现方式。它可能完全以「古装」出现,可能以掺杂时装与古装的前卫面貌呈现,也可能把故事的时空完全搬到现代,这是我们必须先有所认识的。而在这出戏到目前为止的所有录音版本中,很多人,包括蒋爸自己在内,都认为1973年的电影原声带也许在录音效果方面可能不是特别优秀,至少乐团与主要演员的诠释技巧却是最突出的,因此我们将采用原声带的版本来为大家介绍这出戏。当然,这样一来,我就会提到当年电影中的安排。

  第一幕

  「万世巨星」的故事架构,基本上是根据新约圣经「约翰福音」、「路加福音」、「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关于耶稣在人世间最后七天的记载来进行的,当然,两位作者也从自己的观点来加上一些戏剧性的诠释。电影开场的时候,按照导演诺曼裘伊逊的「概念」,场景是以色列的沙漠。尘土飞扬中,我们看见一辆破旧的巴士出现在眼前,车顶上带着一具十字架,和其它许多的道具。一群嬉皮打扮的年轻人下了车,把车上的道具解下来,然后开始着装。当序曲的音乐进行到「Superstar」的旋律时,我们看见饰演「耶稣」的男演员出现在其它簇拥着他的男男女女群中。在两位作者与导演的设计中,「耶稣基督」被塑造成一个类似70年代流行偶像的人物。这段情节,在舞台演出的时候,通常都不会出现,因为他们各有不同的安排。

  在众人忙着准备开始演戏的时候,镜头慢慢的拉远。「犹大」独自站在远处的岩石上,看着大家簇拥着「耶稣」,无比的感慨。他唱出了「Heaven on Their Minds」,非常的担忧,觉得一切距离自己当初的想象越来越遥远。他在心中对耶稣呐喊着:你已经开始相信他们对你说的话,彷佛真的以为你就是他们所说的「神」,难道你不知道这样的招摇,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会让罗马人的统治者开始担心你动摇了他们的威权,不管你曾经做过多少好事,你迟早会造成我们的毁灭。我不喜欢我现在所看到的,只求你能够听我的劝,同时记住,我一直都是你的左右手,如今你挑起了他们的狂热,让他们以为自己找到了新的救世主,而当他们发现自己看错了,他们将会伤害你。我记得当初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从来没有说过什么「神」的事情,我们都当你是个人,而相信我,我对你的仰慕丝毫没有改变,但是今天你所说的每个字,都已经被曲解了。你应该继续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大好人,跟你的父亲一样,好好做一个木匠,那样你就不会为任何人带来伤害。如今那些群众的激情让我恐惧,因为我们已经太过嚣张,如果我们过份一点,他们就会摧毁我们。耶稣啊,请听我的警告,请记住我希望我们都能活下去,而现在这个机会已经越来越渺茫,你的追随者们都是盲目的,他们心中有着太多的天国。这一切曾经无比美好,如今却完全走样,耶稣啊,请听我的劝告吧!

  不论耶稣是否早已知道犹大的想法,至少他并没有就因此而改变。根据约翰福音的记载,在逾越节前六天,耶稣来到了伯大尼,很多犹太人都慕名前去看他。两位作者并没有详细描述这些过程,只安排受到耶稣解救与感召,而决定追随他的妓女,抹大拉的马利亚,用香膏服侍着他。这时,耶稣的众门徒已经按捺不住,纷纷要求耶稣指示,如今他究竟有什么计划?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光复」耶路撒冷呢?耶稣并没有正式的回答,只反问他们,为什么想要知道?为什么在他们无法与时机和命运相抗衡的情况下,心中却充满了争斗的念头呢?当你们不好好享用晚餐,反而不断问这问那的时候,唯有马利亚努力的给我现在我真正需要的。

  这个时候,犹大出面了。他质问耶稣:这真的是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怪事,像你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可以为那种女人浪费你的时间。我知道她可以让你快乐,可是享受她的伺候,却不是你该作的。我并不是反对她的行业,但是这对你一点帮助都没有。如果你没有节操,他们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借口,就可以把我们都给毁了。听到这些话,耶稣愤怒的表示:你们凭什么批评她?凭什么污蔑她?不要攻击她,因为她现在跟我在一起。假如你们自己没有犯过罪,你们就可以拿石头砸她,但如果你们没本事这样说,就不要招惹她!我真不敢相信你们这些人,竟然如此的肤浅、如此的愚蠢!你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的了解我、或在乎我的死活!大家听耶稣这样说,除了犹大之外,都表示,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你怎能这样说呢?耶稣更加的愤怒了,大声的喊着:没有任何一个!你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了解我!

  在这个同时,耶路撒冷的大祭司该亚法和他的岳父亚那,早已听说了「到处制造麻烦」的耶稣,两人讨论着这件事情,一致同意,他们必须设法除掉这个人,以免情况越来越不可收拾,引起了犹太人的暴动。

  场景回到伯大尼的山洞。夜,渐渐的深了。马利亚和众门徒的女人们继续的抚慰着耶稣的疲劳。马利亚深情的唱着:「试试看,不要烦恼,不要理会那些问题,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我们要你今晚好好的休息,让世界没有你也继续转动,如果我们努力,我们就可以熬过去,所以,暂时忘了我们大家吧!这清水凉爽,香膏甜美,可以舒缓你额头与双脚的痛楚,闭上眼睛吧,好好的放松,今晚什么也别想。」可是,犹大对于马利亚的举动,仍然无法认同。他打断马利亚的话,表示说马利亚所使用的这些香油非常的昂贵,应该把那些钱用来救助贫苦的人,怎么可以这样浪费呢?把那些香油拿去出售,说不定可以卖到三百多块银子,那些快要饿死的人们,应该比耶稣的双脚和头发要来得更重要!而犹大的这番话,却也引起了耶稣的不悦。他告诉犹大:「你该不会是说我们拥有足够拯救所有穷苦人的资源吧?世上永远会有许多的穷苦人,但是你们却不会经常有我。等到我离开之后,你们将感到迷失、你们将感到后悔!」或许就在这一刻,犹大做出了「出卖」耶稣的决定,而深知自己的命运需要靠犹大这个举动来完成的耶稣,也决定听天由命,不去干涉。

  两天之后,在耶路撒冷,该亚法再度召集祭司们,面对耶稣为他们的宗教信仰带来的「危机」,商讨对策。当他们听见外面的群众簇拥着已经抵达耶路撒冷的耶稣,用崇拜「超级巨星」的狂热赞美着他的时候,他们知道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不能再拖下去了。亚那说,听听街上那些蠢蛋!只因为那个人对一两个麻疯病人玩了点花招,全城的人就已经为他疯狂。那个人真是个危险份子!他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过去的「施洗者约翰」。众位祭司一致决定,赶快把握机会,趁着那个人来到了该亚法的门外,采取必要的行动:「这个耶稣非死不可!」

  就在该亚法与祭司们商讨着对策的同时,外面的街道上,一大群狂热的民众挥舞着棕榈树枝,高歌着赞美耶稣。在提姆莱斯的歌词中,他把传统中用来赞美神的话语「和撒那」(Hosanna)拆解、重组,以一种非常「现代化」的方式,表现出众人对耶稣的崇拜。他们甚至用很亲昵的「J. C.」来称呼耶稣基督,毫不保留的叫他「超级巨星」:「和撒那、嘿、撒那、撒那、撒那、和,撒那、嘿、撒那、和撒那,嘿,JC,JC,请对我微笑,撒那,和撒那,嘿,超级巨星。」该亚法走出去,愤怒的大喊,「叫那些暴民闭嘴!我们可以预见将会有一场暴动!这群平凡的民众实在是太吵了!告诉那些唱歌赞美你的乌合之众,他们是笨蛋、他们西安专业癫痫病医院搞错了!他们注定要遭天谴,他们应该立刻解散!」可是,民众们依然狂热。耶稣表示,「何苦对这些民众浪费力气呢?你根本无法制止他们的呼叫,即使他们的舌头都不能动了,这种声音依然会持续下去,因为岩石接着就会自动开始歌唱!」而尽管他这样告诉该亚法,当他听见群众唱出「你是否可以为我而死」的时候,他在惊讶之中,也难免显露出一丝恐惧的眼神。

  群众继续对着耶稣呼喊:「基督啊,你知道我爱你,你有没有看见我对你挥手?我相信你和上帝,所以请告诉我,我已经得到救赎!」在耶稣的门徒中,西蒙向来最为激进。眼看此情此景,他忍不住问耶稣,「你还需要什么证据才肯相信,你已经成功了,你现在就跟强暴了我们的国家、荼毒了我们的同胞这么久的罗马恶棍们一样强大!这里至少有五万人,呐喊着对你倾吐仰慕,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听你的话,做任何的事情。让他们继续喊出对你的忠诚,但是加上一些对罗马的憎恨,你的力量就会更强大!我们将可以夺回家园,你将永远享有威权与荣耀!」

  可是,耶稣告诉他,「别说是你西蒙,或者那五万人,罗马人或犹太人,不论是犹大,或者你们这十二个人、祭司或抄写员,甚至遭到了厄运的耶路撒冷,你们都不了解什么是威权、更不了解什么是荣耀。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假如你们了解了我所知道的一切,我可怜的耶路撒冷,你们就会看到真理,但是你们都闭着眼睛过活,因为你们有着太多的烦恼,你们怎么会知道,想要征服死亡,你只要先死去呢?」

  星期一,犹太的罗马统治者彼拉多从睡梦中惊醒,回忆起了他的梦境:他梦见自己遇见一个加利利人,那个人令他印象深刻,他有着一种非常罕见的面容,让人挥之不去。彼拉多说,「我问那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可是他一个字也没说,好像他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话。接着,屋子里挤满了狂怒的人,他们似乎都憎恨那个人,他们扑向他,然后消失了。接着,我看见亿万个人为他哭泣,而我听见他们提起了我的名字,把所有的罪都归到我头上。」

  不久,耶稣来到了耶路撒冷的圣殿,许多人在那里做着买卖。诺曼裘伊逊非常前卫的安排了赌具、毒品、甚至枪炮的小贩,还有放高利贷的人,在那里呼喊着招徕生意,那种混乱的情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连机关枪与飞机也都出现了。看到这番乱象,耶稣终于忍无可忍的大发雷霆,他粗暴的推倒所有的摊位与「商品」,把那些生意人全部赶出去,同时愤怒的大吼:「我的圣殿要作万民祷告的殿堂,你们却把它变成了贼窝!滚出去!滚出去!」筋疲力尽中,他感伤的说,「我的时日就快要结束了,没有剩下多少我能作的事。毕竟,我已经努力了三年,感觉上却好像已经三十年了。」他离开圣殿,却又遇见了一大群恳求他拯救的民众:瞎子、瘸子、哑巴、还有麻疯病患,他们把耶稣团团围住,哀求他施展神力。起先,耶稣还耐心的一一抚触他们,到了后来,却因为那些人实在是太多了,他终于还是无法忍受,高喊着:「不要推我!不要挤我!你们人太多了,我只有一个人,你们自己想办法,不要烦我!」

  那天晚上,耶稣心力交瘁,倒在地上沉沉睡去,身旁唯有抹大拉的马利亚在照顾着他。看着这个曾经免除自己被众人用乱石打死的恩人、圣人,马利亚无限感触:「我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他,该怎么做、怎样去感动他。过去这几天以来,我已经彻底改变,当我看见镜中的自己,我见到的是彷佛另外一个人。我不知道该如何承受这一切,我不晓得他为何令我心动,他只是个男人,而我过去早已有过太多,他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我是否该让他面对现实?是否该大声喊叫?我是否该说出爱意,把我的感觉释放出来?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面对这样的情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不觉得这有点可笑吗?我竟然也会陷入这般的窘困,我向来是个最冷静的人,从来不被爱情愚弄,永远是在主导地位的人,他令我如此的恐惧。但是,假如他说他爱我,我会迷失,我会害怕,我完全无法处理,我会调转头去,我会退开,我不想知道。他如此的令我恐惧,可是我又如此的想要他,我又如此的爱他。」

  彷徨、恐惧的,并不是只有马利亚一个人。在这同时,犹大也饱受着内心的煎熬,尤其在他亲眼看见耶稣在圣殿的表现之后,他更知道耶稣如今已经无法继续掌控那一大群的崇拜者了,这样下去,罗马人迟早会采取行动,造成了他同胞们的毁灭。经过了考虑,犹大在星期二做出了决定。在电影中,导演安排他在空旷的地方沈思,突然出现了五辆坦克车,驱赶着他往耶路撒冷那些祭司们的住处逃过去。祭司们看见他出现,心中早已有了数。他们承诺犹大,将会给他一大笔钱,用来交换「情报」,要他说出什么时候、在哪里可以逮到耶稣自己一个,因为他们也不希望行动的时候有太多人在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起先犹大还辩解说自己不是有意要来这里的,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酬劳的事情,只求他们保证,自己不会永世受到诅咒。该亚法、亚那和祭司们围住他,要他别再抗拒、别再找什么借口,他们已经有了上级的命令,一切都是合法的,如今欠缺的只有情报。只要犹大帮忙,绝对不会空手而回。

  犹大仍然努力的作最后的「抗拒」,他说,「我不要你们的血腥钱!」该亚法说,「没关系,我们的钱很好用的。想想看,你可以把这些钱用来作什么?发发慈悲、救助贫苦的人,我们知道你的善良动机,我们了解你的感觉,这不是血腥钱,这只是一点费用而已!」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犹大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他告诉祭司们,星期四的晚上,他们可以在客西马尼的花园里,找到离开了群众的耶稣。祭司们把一袋银币丢给犹大,扬长而去。犹大检起银币,心中仍然波涛汹涌,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第二幕

  现在,剧情要进入第二幕了。假如说第一幕为我们铺陈的是耶稣如何一步步的迈向遭到审判与处决的命运,那么第二幕就是在描述耶稣心中的绝望、以及那些终于毁灭了耶稣世俗生命的暴行。时间,是星期四的晚上,地点,是客西马尼的花园。耶稣带着十二个门徒,离开了群众,准备进用「最后的晚餐」。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见达文西的名画所展现的景象被巧妙的重现了。耶稣取出面包与红酒,开始分配给大家。对于即将到来的命运毫无所知的门徒们,似乎有点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所有的试炼与磨难都会得到报偿,退休之后,他们可以撰写福音,这样等到他们死后,就会受到世人的怀念。眼见此情此景,耶稣向来对命运甘之如饴的态度,非常戏剧化的似乎变得毫无意义,他的挫折感突然有如火山爆发:「你们可知道,你们喝的酒,是我的鲜血,你们吃的面包,是我的身体?我一定是疯了,才会以为你们会记得我!看你们茫然的脸孔!等我一死之后,我的名字将立即变得毫无意义!你们之中有一个会否认自己认识我,有一个会出卖我!」众门徒面面相盱,纷纷表示不可能。耶稣直接了当的说,「就在几个小时之后,彼得将会连续三次否认自己曾经认识我,而不只这样,你们这些正在这里用餐的人,我的十二个门徒之一,将会离开这里,出卖我!」心虚的犹大开始抗议,耶稣说,「你为什么不赶快去做你要做的事?快呀,他们正在等你!」犹大说,「假如你了解我为什么会那样做的话……」耶稣愤怒的说,「我不在乎你是为了什么!」就这样,耶稣与犹大之间,展开了一段充满冲突的对话。耶稣拒绝听犹大的心声,催促着他赶快上路。终于,犹大气愤而又沮丧的离开了。

  随着犹大的离去,气氛开始平静下来。对于一切仍然没有警觉的其它门徒们,一个接一个的睡着。耶稣在心中无奈的问,「你们难道没有哪一个愿意警醒着陪伴我等待吗?彼得?约翰?还是雅各布?」在孤独中,他自己一个人走出去,匍匐在地上祈祷。「我只是想要说,如果可以,求你不要让我喝这杯苦酒吧!因为我不想品尝其中的毒药、感觉它将我燃烧。我已经改变了,对一切不再像当初那么肯定。那时候我无比的坚定,如今我已伤心、疲倦。我相信自己早已超越了你的期望,我努力了三年,感觉上更像是三十年。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你能够要求这么多吗?但假如我为了达成你的传奇任务而死,让他们恨我、打我、伤害我,把我钉到他们的树上,我想要知道,我的天父,我想要明了,为什么我非死不可?我是否会因而受到比过去更多的注意?我所说过、做过的事,会不会变得更有意义?我必须知道,我的天父,我必须明了。如果我死了,我的报偿是什么?为什么我非死不可?你现在能不能让我确定,我不会白白的牺牲?只要让我看见一点点你那无所不在的睿智,让我知道你要我死是有原因的。你太讲究地点和方式,却似乎不太在意原因。好吧,我就去死!你就看着我死!看我怎样死吧!我曾经无比的坚定,如今我已伤心、疲倦,毕竟,我已经努力尝试了三年,感觉起来更像是九十年。那么,为什么我现在如此的害怕去完成我当初开始做的事?你开头的事,并不是我自愿的,上帝啊,你的旨意太艰难了,但是一切的王牌都在你手上,我会喝下你的这杯毒药,把我钉到你的十字架上,让我受伤、让我流血,请现在就把我杀了,趁着我还没有改变心意!」

  不久之后,犹大果然回来了,带着罗马人的军队。他告诉罗马人,「他就在那里,那些傻瓜,他们都睡着了。」但是,对于背叛了自己向来敬爱的耶稣,他还是难以释怀,于是他泪流满面的走上前去,亲吻了耶稣。耶稣问他,「犹大,难道你一定得用一个亲吻来出卖我吗?」这时,彼得和其它门徒也都被惊醒了,他们惊慌失措的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要耶稣镇定,表示他们将为他而战。耶稣告诉他们,「把你们的剑收起来吧,难道你们不了解,一切都结束了?事情曾经无比美好,但如今大势已去,何苦还要争斗呢?从今以后,你们认真的去打鱼吧!」

  军队押解着耶稣,开始返回耶路撒冷祭司们的住处。而尽管他们原本不打算惊动群众,大家还是被吵醒了。看到这个情形,他们立即见风转舵。在「Hosanna」和「The Temple」的旋律中,他们唱着:「告诉我们,基督啊,你今夜感觉如何?你是否打算要跟他们决斗?你是否认为自己有胜算?对于即将到来的审判,你有什么看法?你的手下是否值得你的信赖?跟我们一起去见该亚法,你会喜欢大祭司的房子,你会乐于见到该亚法,你会死在大祭司的房子里。快呀,神,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让我们知道你有何打算?你晓得你的支持者们感觉如何,你会落荒而逃。」到了该亚法的面前,该亚法说,「耶稣啊,你一定知道你所面对的控诉。你在施舍给大众的时候,总说你是上帝的儿子,那是真的吗?」耶稣表示,「那是你说内江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的,是你说我是上帝的儿子。」亚那在旁边说,「现在我们逮到这位绅士了,我们还需要什么证据呢?犹大,谢谢你的帮忙,请停留一会儿,你就会看到他流血!」而群众也大声的鼓噪:「把他送到彼拉多那里去!」

  就这样,军队又押解着耶稣,往彼拉多那里前进。一路上,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群众,还有很多人兴冲冲的跟着,想要知道结果会如何,彼得也混在里面。这时,一个坐在火堆旁的女仆看见了他,立刻表示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思索了一会,她兴奋的说,「我想起来了!你曾经跟那个他们带走的人在一起,我认出你的长相了!」彼得赶紧否认:「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他,我也没有到过他今晚被抓的地方,我从来都没有到过那附近呢!」一个罗马军人说,「那就奇怪了,因为我很确定我看见你跟他在一起,你就在他的身边,可是你却否认?」彼得说,「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跟他在一起过!」另外一个老人也说,「可是我也见过你呀!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你。」彼得再度大喊:「我不认识他!」抹大拉的马利亚在旁边听到了,质问他说,「彼得,你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你已经背叛了他,一刀杀害了他。」彼得无奈的说,「我没有办法,难道你不了解吗?否则他们就会连我也抓起来!」马利亚说,「那是他说过你会做的事,我只是不明白,他怎么会预先知道?」

  在混乱中,耶稣被推挤着,大众毫不留情的对他动粗,彷佛都在试炼着他的「神能」。星期五,耶稣被带到了彼拉多的门前。彼拉多很好奇的问,「这个遍体鳞伤、把我的厅堂弄得这么吵闹的可怜虫,究竟是什么人哪?」负责押解他的罗马士兵说,「他自称基督,是犹太人的王。」彼拉多更好奇了。「啊,原来这就是耶稣基督呀?我真的是很意外呢!你看起来如此的渺小,一点都不像是个王。我们都知道你是新闻人物,但你真的是个王吗?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表示,「那是你们说的。」彼拉多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可不是个答案,你的麻烦可大了,我的朋友。耶稣基督,犹太人的王,一个像你这般处境的人,怎能对自己的命运如此的冷静?这真的是很让人惊讶的,一个没有声音的国王。既然你来自加利利,你不必到我这里来,你应该是希律王负责的案子。」群众再度用「Hosanna」的歌声,唱出了他们的质疑:「JC呀,JC,请跟我解释,你曾经拥有的一切,现在都到哪里去了呢?」

  就这样,耶稣又被转送到希律王的面前。希律王,是负责统治加利利犹太人的罗马领主。ALW特别用相当搞笑的风格,处理这段插曲。希律王看见耶稣,装模作样的表示,「能够跟你亲自见面,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你的名气相当大,因为你让瘸子能够行走,让死人得以复生,我了解你是个神,至少那是你曾经说过的。原来你就是基督,你就是伟大的耶稣基督,请向我证明你的神能,把我的水变成酒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快呀,犹太人的王!假如你能够走过我的游泳池,我就放你自由的离去。我只要求我会对一个超级巨星提出的问题,你究竟拥有什么,让你能够如此的走红?我等待着你的答案,我渴望着对你表现我的崇拜,请让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如果你真的那么伟大,你一定可以用这片面包喂饱我所有的手下,来呀,你还等什么呢?嘿,你该不是怕了我吧?奇妙的基督先生!你是个笑话,你不是个神,你根本就只是个骗子。把他带走!他无法为自己辩护!滚出去,你这个犹太人的王,滚出我的生活去!」

  对于耶稣基督这个心头大患,祭司们都恨不得能够及早铲除为快,可是从彼拉多到希律王,这些握有生杀大权的罗马官员却似乎有所顾忌,把他像个皮球似的踢来踢去,不愿意亲自下令处决他。眼见耶稣遭到官兵与暴民们的凌虐,抹大拉的马利亚万分不忍。在「万世巨星」最早的概念专辑中,本来并没有「Could We Start Again, Please」这一段的,后来在百老汇舞台上演的时候,才添加进去。马利亚无限困惑的唱着:「我活着,只为了要见到你,我渴望着要见到你,但事情不应该是这样,这不是我所期望的,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来过?到目前为止,我一直都充满着希望,但如今头一遭,我想我们可能走错了路,求你赶快告诉我,这只是一场梦,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来过呢?」而曾经三度不认耶稣的彼得也说,「我想你已经把你的用意表达得很清楚了,为了让我们明了,你甚至采取了如此过火的方式,但是,在一切变得太让人恐惧之前,我们应该投票来表决一下,求求你,我们是否可以重新来过?」其它几个伤心、害怕的门徒,也纷纷的表示相同的看法。只是,这一切都已经是上天排定的命运,他们又能怎样呢?

  对耶稣的不幸遭遇感到不忍的,其实并不只有他们。出卖耶稣的犹大,本来以为自己的举动只是想要给耶稣一次当头棒喝,却没有想到结果是如此的不堪。他不顾一切的冲进祭司们的住处,声嘶力竭的抗议:「我的老天,你们把他折磨得一条命去了七成,他遍体鳞伤到我都不敢看了,我知道大家将会责怪谁,我不相信他了解我的出发点是善意的,如果我可以,我希望他不要再受到这一切的痛苦!」但是,祭司们可不答应。他们说,「少来这一套,别替自己找借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自责,你说的一切都已成为事实,那些乌合之众都已经背弃了他,你作的可是明智之举。」该亚法也说,「你的贡献将使以色列得到解救,大家将因此而永远记得你,何况,你的努力已经得到了报偿,为了那一个小小的亲吻,那笔钱可不少呢!」眼看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犹大无限的绝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认为,自己是遭到了耶稣的「设计」,他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选择他来犯下这样一件让世人永远唾弃的罪恶呢?在他的感觉中,自己已经遭到了耶稣的杀害。绝望之下,他选择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不久,耶稣再度被送到彼拉多的面前。该亚法表示,由于希律王认为自己没有法律的依据可以将人处死,但他们必须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所以才再度请彼拉多出马。彼拉多走上前去问耶稣,「你被自己的同胞凌虐、还套上枷锁、送到这里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呢?犹太人的王啊,你的王国在哪里?」耶稣表示,「我没有王国,我在这个世上的日子已经结束,或许我会有个王国,但我不知道在哪里。我追寻真理,却发现自己受到了诅咒。」彼拉多问他,「真理是什么?是永远不变的律法吗?我们都有真理,我的真理是不是跟你的一样呢?」这时,群众高声大喊:「钉死他!钉死他!」彼拉多看到耶稣的情况,有点于心不忍,反问群众说,「你们在说什么?你们真的要钉死你们的王吗?」群众高喊:「除了西泽,我们没有其它的王!钉死他!」彼拉多仍然在作最后的努力:「我看不出任何的理由,这个人一点害处都没有,他只是受到了误导,以为他自己很重要。不过,为了让你们高兴,我将对他处以鞭刑。」于是,他下令鞭打耶稣,一边高声的数着。群众兴奋的一一冲上前去鞭打耶稣,打得他浑身鲜血直流。数到三十九,彼拉多看看情形,认为差不多了。他再度问耶稣,「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想要什么?告诉我!你得小心一点,你都快要死了呢。为什么你都不说话?当我握有你的生杀大权,你怎能如此沉默?我不相信你了解自己的处境!」一息尚存中,耶稣表示,「你手上什么也没有,你所有的任何威权,都是上天安排的,一切都早有定数,你无法改变!」而群众依然鼓噪着,要求处死耶稣。事已至此,彼拉多也终于恼羞成怒。他说,「别让我阻止了你伟大的自我毁灭,你想死就去死吧,去完成你那愚蠢的殉难行动!你的自毁与我无关,想死,你就去死吧,你这个无知的傀儡!」

  在彼拉多的命令之下,耶稣被押解着送往刑场,甚至还必须自己把沉重的十字架扛在肩上,步履艰难的一步步走向死亡。这个时候,场景改变了。已经上吊身亡的犹大,以灵魂的姿态,首度穿着华丽的服饰,率领着一群冶艳的歌舞女郎,唱出了主题曲「Superstar」。「每一次当我看着你,我总是无法了解,为什么你要让自己的所作所为脱离掌控,假如你能够有所计划,情况可能就不会至此。为什么你要挑选这样一个奇怪的时空呢?如果你今天才来,你大可轻易的让全国的人都听见你的讯息,公元前四年的以色列,是没有大众传播的。你不要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要知道,耶稣基督,你究竟是谁?你牺牲了些什么?耶稣基督,超级巨星,你是否以为自己就是他们说的那种人?告诉我,对于你那些高高在上的朋友们,你有些什么样的看法?除了你自己以外,你想还有谁会跟你一样?是佛陀吗?还是穆罕默德?他能够移动一座山吗?或者那只是公关的宣传说法?你是打定主意要那样死去吗?那究竟是一个错误,还是你早就知道,你悲惨的死亡将会缔造纪录?」

  耶稣不发一语,继续扛着十字架前进,一再地摔倒,又一再地爬起来。终于,他们来到了山头的刑场。士兵们把耶稣捆绑到十字架上,拿出粗大的铁钉,毫不留情的用铁锤敲打着,将他的双手、双脚钉在十字架上,然后把十字架竖起。在垂死的边缘中,耶稣虚弱的向天父祷告:「上帝啊,请饶恕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作了什么。」「谁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在哪里?」「我的上帝啊,为什么你忘记了我?」「我好渴,上帝啊,我好渴。」接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一切都结束了,父亲啊,我把我的灵魂交到你的手中。」

  耶稣死后,人们拿梯子架到十字架上,解下他的遗体,送到坟墓中去安葬。我们先前曾经说过,由于这出戏基本上是没有剧本的,因此随着导演的设计,最后的这一段也有各种不同的表现方法,有的导演安排他的灵魂升天,然后开始谢幕。而电影导演诺曼裘伊逊则让演员们卸下戏服,面容凝重的换回现代的服装,并且把道具重新捆绑到那辆破旧的巴士上,准备离去,唯一的例外,只有扮演耶稣的男主角,独自被留在十字架上,镜头逐渐的拉远,结束了这出发人深省的戏。而最后这段「尾声」的演奏曲,标题叫做「John 19:41」。根据新约圣经「约翰福音」第十九章第四十一节的记载,是这样说的:「在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有一个园子,里面有一个没有葬过人的新墓穴。」

  蒋爸虽然不是基督徒,但是为了忠实的介绍这个故事,曾经特别查阅圣经有关的所有记载,所有的人名也是根据中文版圣经的翻译。假如还有人要认为我亵渎了神圣,我只能说抱歉。这是ALW与提姆莱斯的作品,是他们的故事,不是我瞎说的。不过,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必须承认,「万世巨星」能够成为二十世纪音乐剧的经典,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Tags:

© wx.uvqnq.com  古典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