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语句 >

再见阿平

  时隔三十年后,回村参加儿时好友阿青儿子的婚礼时,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阿平。

  阿平是我童年时最好的玩伴,而且作过我好长时间的“媳妇”,一是在玩“过家家”的游戏中,一是在我心里。但自我初中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她。

  当时阿平正作为主厨,站在阿青家地坝边临时垒起的土灶前,挥动着锅铲在一口巨大的铁锅里翻动。高高的个子在同样忙碌着的妇女中间,鹤立鸡群。岁月的风霜也已在她的鬓角染上了一层薄淡的霜花,眼角如我一样有了深深的皱纹。也许是经年累月的劳作,体型虽已不苗条却并不臃肿,如和城里女人一样换上时尚的装束,再薄施淡妆,依然是一风姿绰约的美人。

  我无所事事的踱到灶台边,用平和得漫不经心的语调和她搭讪。我说,老同学还是这样年轻漂亮呀,听说你烧得一手好菜,村里的红白喜事,都非请你作主厨不可,不简单哟!可能她没想到我会主动和她说话,抬头扫了我一眼,手中的锅铲略一停顿,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和尴尬,但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低头对着锅里“呲呲”爆响的菜说哪还年青哟,都当奶奶了!农村人,下力的命,没有你命好!

  话头被掐断了,接下来我不知说什么了。

  我无趣地踱到门前的公路上,望着眼前曾经十分熟悉的山山水水,想着熟识如这些山水一样的阿平,此刻却如此冷漠和陌生,心中突然涌起淡淡的惆怅。

  阿平当奶奶了,阿青的儿子今天也结婚了,我的儿子还在上大学。在的路上,我的脚步似乎始治颠娴哪家医院好终赶不上他们的节奏,尤其是阿平,总是远远的把我抛在身后。

  阿平和我同龄同村,只比我小几个月,自穿开档裤时就在一起玩“过家家”,“藏猫猫”,又同一天上学读书,放学后又在一处放牛放羊。如果父亲那句话不是开玩笑而是变成了现实,可真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上学的村小学生很少,我们班只有七个人,四男三女。阿平在同学中个子最高,在三个女同学中也最漂亮。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她成绩还最好,而且村里那头由她们家负责饲养的大黄牛,在她面前竟温驯得象一只乖巧的小猫。

  那牛高大健壮,脾气暴烈,除阿平她们家的人外,全村所有人都不敢轻易靠近。只要有不喜欢的人靠近,它要么低头蹬腿,粗壮而尖利的牛角便如剑般向你刺来,要么抬起强健有力的后腿,猛地尥你一蹶子。可在阿平面前,它又那么温柔和老实,任凭她随意拍打鼓鼓的肚皮,扳着牛角转圈,扯着尾巴在后面晃荡!还不时地用那总是泛着白沫的湿湿的嘴噌她的手,讨好的亲她的脸,让我十分羡慕和崇拜。

  那时候,阿平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小女英雄!

  阿平不仅聪明能干,而且长得十分好看,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弯月般的眉毛,红嘟嘟的小嘴,怎么看也不象农村女孩。尤其是她那天生细腻白嫩的肌肤,好象太阳和风霜都无法对其造成一丝伤害,始终象一颗将熟未熟的樱桃。

  很多年后,直到现在,我的眼前还时常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一个身着粉红紧身棉袄,身材瘦削的小女孩牵着癫痫什么方法治疗效果好一头膘肥体壮的大黄牛,在她身后,我邀着咩咩欢叫的羊群,在我们前面很远的地方,或者是将升的朝阳,或者是一轮即将西坠的火红的落日……

  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牛放羊,直到小学毕业。

  同村一起放牛放羊的小朋友很多,时聚时散,但只有我和阿平始终相约在一起。

  直到一个夏夜,好象是十岁那年,父亲的一句话让我的心理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使阿平以另一个形象驻进了我的心里。

  那晚,我们一家人吃过晚饭,坐在地坝里乘凉,兴致很高的父亲突然问起了我的学习和与同学们的关系。同学不多,介绍起来并不复杂。也许是我介绍阿平的情况过于详细,并不经意的流露出了对她的敬佩和好感,父亲笑着说,既然这女娃子这么聪明能干,好久给她家大人说一下,把她“说”给你当媳妇。

  此时,尽管我对男女之间的爱情还一无所知,但对媳妇却是知道的。因为在很小的时候大人们就经常开玩笑的问我,你找媳妇没有啊,给你说一个大耳朵长嘴巴吃饭“呼哧呼哧”生娃娃一次生十几个的好不好?而且我还知道媳妇是要给男人洗衣作饭生孩子的,孩子长大后也和我一样放羊。不仅如此,实际上阿平已作过我好多次“媳妇了”。每次玩“过家家”时,小伙伴们有扮演爸爸妈妈的,有扮演儿子女儿的,只有我和阿平始终扮演夫妻。

  现在,父亲竟然亲口说要把阿平说给我作媳妇了。多好啊,我的媳妇就要是阿平这样又灵性又漂亮的女孩!

  于是,我日日盼望父重庆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亲去她家说亲。可那晚过后,父亲却好象将说过的话忘了,迟迟没有动静。在焦急地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我也渐渐沉静下来,因为父亲后面还有一句话,说要等我把书读完人长大了才能接媳妇进家门,那还早呢!

  不经意间,我们小学毕业了,我上中学了,阿平等几个女同学却从此告别了学堂,回家帮大人干活了。从此,我们朝夕相处的时间就少了,只在周末时能和她一起上山割草,或者在我上学放学的路上偶然遇见。阿平出落得越来越漂亮,脸上渐渐脱去了儿童的稚气,身材也悄然发生着令我心烦意乱的变化。每次见面,阿平都会问我学校的情况,眼神里满是羡慕和无奈。我好多次想对她说,等我中学毕业后,我就会以女婿的身份经常去她家,帮她父母干活,但我又一次次忍住了,父亲还没给她们家大人说呢。

  在我初三下学期的某一天,父亲在晚饭后闲聊时突然说,阿平要嫁人了,男方是本村的我一个表叔,已相过亲了,两家都很满意,关系算是定下来了,而且约定等阿平满十八岁时就结婚。

  父亲的话如一声睛天霹雳,震得我晕头转向,脑中一片空白,又似兜头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我心中的梦想,更似一桶汽油泼在一堆枯草上,腾起了万丈怒火!愤怒、怨恨、无奈、绝望一起纠结着堵上心头。从那一刻起,我恨上了很多人,恨父亲说话不做数,让表叔家捷足先登,恨阿平的父母过早让她辍学又如此早的让她嫁人,恨阿平无情而且懦弱(我一直相信她是愿意当我媳妇的),恨表叔抢走了我的媳妇媳妇……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决定要到更癫痫病中医治疗效果好吗远的地方去读书,而且从此不再回来,我要永远离开这个连父亲说话都不他算数的地方。

  后来,再遇见阿平,我要么怒目而视,要么扭头而去,绝不和她说一句话。阿平也许并不知道我态度突然剧变的原因,但既然我对她如此怨恨和充满敌意,也不好主动找我说话,每每低头望着脚尖快步而过……

  再后来,我远离家乡,并在城市里有了自己的家。

  其间,我也曾多次回过老家,但都没有见到阿平。听父亲说她和丈夫一起到南方一座城市打工去了,准备挣钱后回来盖新房,日子过得非常辛苦和艰难。

  吃过阿青家的喜酒,回到家陪父亲聊天,父亲告诉我,我小时候那些同学的生活经历都和阿平差不多,不同的是现在日子比过去好多了,子女也都大了。阿平现在不再出去打工了,在家带孙子,而她的儿子儿媳又踏着她的足迹到了遥远的城市,重复着他们上辈人的生活。

  听了父亲的话,我突然感到庆幸,庆幸有一个在给我娶媳妇问题上说话不算话却以砸锅卖铁的决心供我读书的父亲,庆幸我虽然降生于农村却不是一个女孩。

  走出屋外,看着眼前起伏的绵绵群山和散落在其间的星星点点的村落,我又看见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女孩,扎着羊角小辫,牵着一头膘肥体壮却性情暴躁的大黄牛,在山道上踽踽独行,那身影渐行渐远,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迷蒙的远方。

  远方,是繁华的城市,是农村人的梦想。

Tags:

© wx.uvqnq.com  古典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